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28章 V章
清晨,顾斐宁将段言的车子开到公司里,一路上碰到了不少下属,也赢得了许多注目。

 在他们的眼里,顾斐宁一直都比较钟情于那些低调高能的车子,绝非像他此时的座驾这样张扬又惹眼。

 他一路沐浴在大家的注视中,却浑然未觉般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众人都发现今天老板的心情似乎特别好,开会的时候竟然还破天荒的屡屡走神,嘴角含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是盛宁创办到现在也没有过的事。

 顾斐宁对待工作非常严谨,哪怕是数据上出了一点点小错误,他都能听出来。

 而今天的他完全不在状态。

 这样的老板似乎有点可爱呢。

 手机震动了两下,有消息跳入他的眼帘,顾斐宁宣布会议结束,大家都收拾东西慢慢走出会议厅,而他仍旧坐着。

 段言睡到这会儿起,第一件事就是给顾先生发消息,告诉他她的一天开始了。

 顾斐宁直接回拨了个电话过去:“懒虫,起来了?”

 听着他这句促狭的懒虫,就好像是对着她耳朵说的一样,让段言觉得耳发麻,越是像顾斐宁这样平时一本正经的人,说起这些话来好像就越是人,段言嗯了一声:“刚醒,你在做什么?”

 顾斐宁手头转动着一只铂金钢笔,好看的眉头舒展着“刚开完会,要不要来我公司,陪你吃午餐,顺便把你的车子开走。”

 “好啊,”段言站起来开始在衣柜前挑选出门的衣服,一边说:“那我要坐地铁出门,大概一个小时半小时吧。”

 还得起洗澡化妆换衣服。

 “嗯,到了再跟我联系。”顾斐宁忽然问:“你知道我公司的地址?”

 段言顿了顿“你还记得前几个月你的车子跟一辆小跑发生过交通摩擦么?”

 “唔,”他不甚清晰的说:“好像是。”

 “那个人是我,你的助理还给了我你的名片,盛宁科技,我看了好几遍,自然就记住了你们公司的地址。”

 被她这么一说,顾斐宁倒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当时他刚回国,坐在车里,一切事情都是由司机和助理下车打点的。经她提醒,他才想起看到的那双猫儿似的眼睛,原来他们的缘分从他回来的那一天就开始了。

 “如果当时知道是你,我一定亲自下车解决。”

 “怎么解决,拿钱砸我?”段言气仍未消。

 “我一定问你要你的联系方式,承担你一切的维修费用,并且请你吃饭。”他煞有架势“我们可以更快的成为朋友,我也可以更快的追求你,不必走那么多弯路。”

 她听到这,不自觉的笑了:“哎,顾斐宁,我原来怎么没觉得你这么油嘴滑舌呢?”

 “因为这是我给女朋友的特殊福利。好了,你快准备吧,一会儿见。”

 …

 段言起洗澡,做了个面膜,再化妆,穿上裙子。

 她从镜子里看自己,不管怎么说,恋爱能让人变得年轻又充满活力,她好像又漂亮了不少,嘿嘿。

 溪城如今的交通四通八达,段言好久没坐地铁了,这才发现溪城地铁已经从2条线路拓展成6条了。

 她没有交通卡,只好自助买票,选择了目的地,打开皮夹子,就又尴尬了。

 钱包里都是红红绿绿的,而自助售票机只接受十元以下的纸币和一元硬币。

 忽然,一只漂亮纤细的手从她背后伸出来,把屏幕上的一张票数量点成了两张,又将一把硬币进了机器里。

 很快,两张地铁票都出来了。

 段言回过头,那人的脸对比起她让人惊的手来说,却是可称是平庸,她把一张票递给段言:“我跟你去一样的地方,票给你。”

 “谢谢啊,”段言道谢“我忘记带零钱了,我可以去服务台兑钱还给你的。”

 “三块钱而已,”对方笑起来,平凡的脸上一霎像是有了光彩“不必这么客气,而且我喜欢帮助美女。”

 段言也被她的笑所感染“谢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站台等车,并无别的交流。

 上了车,因为快到午休的时间了,人不少,段言没能找到座位。她倚着一扶杆开始刷微博,最近方靖琏让手下的人为星海也开了个官博,她时不时也用自己的号转一发,造造势。

 为星海转发完毕后,又刷出了一波留言,三分之一是在骂她做广告的,三分之一是在询问她为什么最近不发图片的,还有三分之一是向她表白的。

 段言正要挑两个回复一下的时候,猛然感觉到上被人顶了两下,她不耐的抬起眼,从窗户的折中看到一个胖的有些油腻的、手拎公文包的男人站在她右后侧的位置,正也正低头玩着手机。

 此时车上虽然已经没有座位,但也没到人满为患的地步,他们之间的距离其实远不需要这么近。

 她看了看他手中的公文包和他老实的模样,也许是车子有些颠吧。她往旁边的位置站了站。

 没过几分钟,她的又被什么软乎乎的东西蹭了几下。

 这时,车子到了一个站台,停下来,人群来来往往的出入,段言也不是傻子,顺着人群往边上的车厢里头走。

 结果,那个男人竟然跟了过来,再次站到她的身后。

 人群渐渐多起来,车子起步,不免要晃两下,段言感觉到有一双手从她的裙摆下面伸进来,在她的大腿上轻佻的捏了一把。

 她几乎跳了起来“我去你妈的,死氓!”

 她声音非常响亮,对着那个肥头男就是一巴掌。

 肥头男起初两秒被她巨大的声势震慑到了,回过神来,才开始反驳:“你怎么好好的打人啊!还有没有王法啊,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来,谁是氓?你太过分了!”

 他的脸很白净,上面有两道新鲜的红痕,那是段言刚才“赏赐”的。

 “打的就是你丫的,让你手脚不干净。”段言愤愤的说,她觉得好恶心,微博上她也刷到过各种地铁魔公魔什么的,没想到还这么巧就给自己碰上了。

 “谁手脚不干净啊,你把话给我说说清楚,”肥头男捏住她的手腕,激动的说:“你这是污蔑!你以为是自己天仙啊,你有什么证据!你说啊!”男人不断推搡着她,段言试图甩掉他的脏手,不少人都涌了过来看好戏,看着两人大家都信誓旦旦的模样,谁也没敢出口帮任何一个人。

 “你给我放手,死氓,下。作胚!你从一个车厢跟到我另一个车厢,摸我大腿,你还有脸吼?你这个垃圾!”

 “去你的臭娘们,”肥头男也破口大骂起来:“你穿的这么,就算被人摸了还有脸吵吵,你这个人!”

 “你他妈才人!爹妈生你出来是让你在公共场合摸女孩子的?无!”段言用尽所有的力气甩开他肮脏的爪子“打死你也活该!”

 男人被她骂的整张脸都泛青,周围的人也开始指指点点,他面上过不去,起袖子就要揍段言。

 眼看着他的拳头就要砸到段言的脸上——

 这时一只纤细的手。进来,狠狠的握住了肥头男的手臂,使劲一转,咔擦一声,是骨节节的声音,男人惨叫着捂住了自己的猪蹄。

 “你要是摸了,这就是你该挨的,你要是没摸,大可以好好解释。”

 是那位替她买了票的女侠。

 可见她那招非常的厉害,肥头男抱着自己的手蹲在地上头上直冒冷汗,着气指控她们:“你又是哪葱…老子真了,又没摸到什么。”

 此话一出,车上的人们算是明白过来了,看来还真是个地铁咸猪手没错,众人开始用各种方式指责他。

 “看上去蛮老实的小伙子,怎么做出这种事情来,真的败坏社会风气。”

 “什么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啦,说的就是这种人呀,不要脸的很,老太婆都看不过去了,应该抓到派出所关起来!”

 “就是呀,要是我女儿被这种人占了便宜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有个老还凑过来对段言说:“小姑娘,等下我们可以帮你作证的噢,都是这个下种子干的坏事!”

 段言一一谢过。

 车子终于到达她的目的地,大家仍围着那肥头男说个不停,这时有地铁站的工作人员看着不对劲走过来:“大家不要堵住出入口,”他看着蹲在墙角的男人,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众位大妈七嘴八舌的把原因讲清楚了,工作人员又询问了段言的情况。

 “我没事,”她说:“多亏了这位女士。”

 她指了指身后的女侠。

 几人把事情说清楚,工作人员还要报警,另外还需送那位可能手已经骨折的肥头男去医院。

 段言想起跟顾斐宁约好的午饭,就不愿意再去派出所多走一趟。

 工作人员说也行,地铁上都有监控,对于这种咸猪手,其实很少有女孩子愿意把事情闹大,多半就是能避就避开了,遇上这俩武力值爆棚的姑娘,他们也心中赞叹。

 见事情得到了解决,段言这才对女侠说:“还真是谢谢你了,你看,一会儿的功夫麻烦你两次,咱们有缘啊。”

 女侠个子不高,瘦瘦小小一个人,长得也是普通至极,真没想到还有两手,她说:“没事,这种人我见多了,就该揍他们。”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一下子就他摆平了。”

 “是他太弱了,”女侠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段言叫住她:“女侠,我请你吃饭,行吗?”

 她停下脚步,眼角弯着,眼神却很锐利:“今天我没时间,我们会再见的,有缘的话。”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呢,段言连她的名字也没要到,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无名英雄。

 --

 经过一番波折吃上午餐的时候都快一点钟了,段言还在绘声绘的同顾斐宁讲她在地铁上的遭遇“那个猪头男真的太恶心了,想到他的手我就吐。”

 顾斐宁慢慢的听着,面色也不太好“败类。”

 “幸好有个女孩子帮了我,”段言给他形容了一下女侠的模样:“看不出来,她力气那么大。可惜,我想请她一起午餐,她拒绝了我。”

 “下次遇到这种事,你不要先动手…”想了想,似乎是无法接受那种情况,顾斐宁又说:“你以后单独出行尽量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了,如果我有时间我会接送你。”

 段言看着他紧锁的眉头,似乎比自己还要生气的样子,她的手摸了摸他浓密的眉毛:“顾先生,你知道你这叫做什么吗?”

 “恩?”“因噎废食。”

 段言放下刀叉“我吃了,这事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把我给恶心到家了。”

 “好了,不要去想了,”顾斐宁叫人结账“等下你可以去我公司洗个澡,然后晚上我们去接小树放学。”

 段言点点头,她没那个力气自己开车回家了。

 跟着他进公司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上班时间,因此盛宁一楼大厅里除了前台没什么人,两人坐着总裁专用电梯上了23楼,到了他的办公室。

 顾斐宁牵着段言的手,顺手关了门,把她带到与他办公室一墙之隔的休息室。

 有时忙起来需要加班到深夜,他就干脆不回家住在这里,浴室、还有电视机一应俱全,倒也方便。

 “你可以冲个澡,再睡一觉,我下午忙一会儿就可以带你去接小树。”他解释着,又准备回到办公桌面前。

 段言不舍的拉住他的手,撒娇的在他的西装前襟蹭了蹭,就像是做过无数遍的模样,这动作做完,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她脸一下子红了,支支吾吾的说:“我去洗澡了,你慢慢忙。”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顾斐宁轻笑出声。

 而此时,前台小姐在公司的通讯软件上发送了一条消息——

 “大新闻大新闻!我刚看到顾总搂着一个大美女直接上了23楼,到现在还没下来!”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