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29章 V章
段言洗个澡也洗的面红耳赤的,原因无他,这个房间恐怕是顾斐宁一人专属,因此除了他简单的一些必备物品,什么也没有,她当然没有在自己的包里随身带好巾的习惯,所以只好用他的。

 用他的洗发、沐浴和他的巾,那上面有着他特有的清新味道,段言的脸被热气蒸腾的变成玫瑰红,不遐想纷纷。

 洗完澡,吹好头发,躺在他的上,简直铺天盖地全是顾斐宁的气息,段言被那咸猪手破坏的心情终于好些了。

 她很快便抱住枕头睡着了。

 因着不想打扰到房里睡着的女人,顾斐宁特意告知内线,若无急事都不要轻易进他的办公室,此举又惹得盛宁的女员工叽叽喳喳的讨论了半天。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流逝,当顾斐宁推开房门的时候,段言还睡的正香。

 他放轻了脚步走近,她的头发比初识时长长了许多,角微微翘起,似乎正在做一个美梦。

 她闭上眼睛的时候似乎比平时要乖的多,他想起他们接吻的时候,她就是这样,闭着眼睛…他不能控制的起了反应。

 顾斐宁坐在边看她,慢慢凑近在她的颈项间,那是熟悉的味道,他用惯了的沐浴香味,这样熟悉到失去新鲜感的味道,偏偏沾染在她的身上,一瞬间就让他身上的火苗全部被点燃了。

 顾斐宁俯首亲吻着她的脖子,那幽香把他得都快失去自我了,段言似乎是觉得有些,闪躲了两下,仍旧没睁开眼睛。

 他就更肆无忌惮的亲上去,慢慢的从颈项挪到她精致的下巴,翘的鼻子,柔的面颊,甚至是她可爱的带着粉红色的眼皮子,最后回到形状人的嘴上。

 他在她瓣上狠狠的了一记,而睡得迷糊糊的女人根本没有丁点防范之心,很快牙关被打开,他的舌头长驱直入,含住了她的。

 她是甜的,顾斐宁脑子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非常甜,让他根本停不下来。

 他把自己的舌头喂给她,她也是傻傻的学着他的样子着抿着,小口小口的吃,吃的他快要兽。大发。

 太过甜腻和情的互动使得津。慢慢出嘴角,段言终于离的醒来,男人的俊脸近在咫尺,她吓了一跳,试图推开他,却被他拥的更紧,她的圆。软顶在他前,一个好。涨一个好。硬。

 “唔…放开…我”段言快呼吸不过来了。

 终于,顾斐宁掉她边残留的水印,放过了她。

 “你干嘛啊,”段言的被他的有些麻了,她抱怨道:“顾总就是这样对待一个睡着的女的吗?”

 顾斐宁她的耳垂,嗓音间是仍未褪去的渴望,听上去似乎比平时更感:“睡着的是我的女朋友。”

 段言被这声音听得一颤“女朋友就可以来了吗?”

 “我没有来,”他理所当然的不要脸:“我只是在疼你。”

 “…”靠,说麻的话算她输了,甘拜下风行不行?

 段言看了下手机“小树很快放学了,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顾斐宁本还想偷。香一把,此时也只好苦笑着按捺住自己的需求,点头。

 段言换好衣服,两人又坐专用电梯下了楼,依旧是顾斐宁开车,她坐副驾。

 到达学校门口的时候正好是放学时间,一群祖国的花朵嬉闹着跑出来,小树一眼就看到了段言的车,只是打开车门——

 “诶,顾叔叔!你怎么来啦!”小树坐到车后座,惊喜的说:“你是跟妈妈一起来接我放学然后去吃饭的吗?”

 “机智,”顾斐宁看到小树的脸上身上都有五颜六的水彩笔印子,开心的不得了的样子就觉得心中一阵暖涌过“今天有美术课?”

 “是呢,”小树接过段言递来的水杯,咕咚咕咚灌了好多水“我好喜欢美术课,我画画很好看哦,拿过市里小学生苹果杯绘画奖,妈妈,下次给顾叔叔看看我得奖的画好不好?”

 段言当然说好,又让他好好喝水不要急着说话。

 小树问:“顾叔叔,你为什么会跟妈妈一起来接我呢,妈妈从没让别人看过她的车。”

 小朋友的观察能力很强,段言自己都没发现,她从未把她亲爱的座驾给别人开过,哪怕是方靖琏也没碰过。

 “因为你妈妈觉得顾叔叔特别厉害。”顾斐宁意有所指的说。

 “…”段言恨不得用眼神给他盯出一个来,这人太讨厌了!

 小树似懂非懂,不过他也不纠结于此“我好饿啊,今天还上了体育课,现在我可以吃下一头牛!”

 “那咱们就去吃牛。”顾斐宁温柔道。

 餐厅里,三人刚坐下,就有服务生拿着菜单走上前。

 小树眼睛转啊转的,不断连于妈妈和顾叔叔的身上。

 妈妈今天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小树最终把目光锁定在她的嘴上:“妈妈,你的嘴怎么了,好像有点肿,红红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成年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还是顾斐宁先对服务生说:“再要一份青木瓜海鲜沙律,就这样,谢谢。”

 女服务忍着笑,目不斜视的离开了。

 段言觉得面上有点烧,但还是告诉小树:“没事,妈妈被蚊子咬了。”

 小树立刻赞同的说“这两天好像是有蚊子了,睡觉的时候嗡嗡的。妈妈吗?我帮你呼呼。”说着便凑上来,认真的给她“呼呼”起来。

 顾斐宁好心情的看着这对母子,拜他所赐,女人的花朵一样鲜的嘴红红的,那是非常暧昧的泽,他凉凉的道:“这蚊子真的厉害。”

 他是第二次用到“厉害”这个词,段言让小树重新坐下,同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对,一只毒蚊子,要是再被我碰到非得拍死他不可。”

 “还有下次,可能你不会这么幸运,只有嘴肿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氓,段言气的不再去看他。

 说话间,菜一道道陆续上桌,小树并不懂大人间舌战背后的深意,他大块吃大口喝饮料,不亦乐哉。

 只是,他今天真的好高兴,今天有最喜欢的美术课,还有体育课。放学后妈妈还跟顾叔叔一起来接他,还能有比这些更让人感到幸福的事吗?

 小树享受着顾叔叔在餐桌上对他的照顾,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问题:“顾叔叔,你现在是妈妈的男朋友了吗?”

 他撇开了自己的妈妈,而是直接问顾斐宁,小小年纪倒是会找对目标的。

 顾斐宁长长的恩了一声,反问:“那小树是怎么想的呢?”

 没想到小树放下手中的餐具,深沉道:“我是蛮喜欢你的啦,可是不代表妈妈也喜欢你,”他看了一眼段言“人家都说,两个没感情的人在一起是不行的!”

 看来又是从电视剧上听来的,顾斐宁按了按额角,真是一对活宝母子。

 他认真告诉小树:“我呢,现在很喜欢你妈妈,认定她了。那你帮叔叔问问看妈妈,喜不喜欢我好不好?”

 小树咧开嘴巴笑了,他转过头看着段言,意思很清楚了,妈妈表个态好不好?

 “段晏衡,”段言不得不故作严肃的说:“吃饭的时候可以一直说话吗?”

 小树委屈的撇嘴,立马开始吃饭“那我吃好了再问你好了。”

 …

 离开餐厅的时候小树已经不执着于刚才那个顾叔叔让他问的问题了,因为细心的他看到,顾叔叔牵住了妈妈的手,嘻嘻,妈妈并没有甩开他呢。

 他拉住妈妈的另一只手,第一次觉得自己跟别的小朋友都是一样的,他想起每次画“我的家”时永远缺失的一个位子,以后,如果可以,好想把顾叔叔画上去,这样的话,他就有一个完完整整的家了。

 吃好了饭,顾斐宁却没有要送他们回家的意思,三人沿着繁华的商圈走了一圈,消食。

 顾斐宁从小家庭缺失,他看着活蹦跳的小树,恍然觉得或许上天是公平的,失去的东西会以另一种形式补回来,眼下的他身边站着他喜欢的女人,还有可爱的孩子。他已经想过,哪怕小树不是他亲生的孩子,他也会视如己出,他应该会是一个好父亲,也会学着做一个好父亲。

 溪城不大,更何况是在商业区,这不,三人说说笑笑之际,有人不可思议的叫道:“顾少?!”

 詹谚连了好几下眼睛,才敢跟顾斐宁打招呼,主要是因为他身边的女人太扎眼了,身材高挑,‮腿双‬笔直修长,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是个标志的美人儿。

 按理说这样的美人儿他不可能见过没印象,因此,詹谚立刻就想起来了,这不是景川的女朋友吗?

 他们俩中间还牵着一个小孩子,背着阿童木的书包,虎头虎脑,笑得嘻嘻哈哈的,特别可爱。

 若是他眼神不这么好,恐怕只以为是和谐养眼的三口之家。

 真特么门,这两人是怎么搞到一块去的?

 他大着胆子打了招呼。顾斐宁因为他的喊声停下了脚步,没理会对方愕然的神情,稀松平常的应道:“好巧,阿谚。”

 詹谚干笑道:“额,是很巧…哈哈,办事路过这儿,哈哈哈你怎么也在这?”

 苦,平时油嘴滑舌伶牙俐齿的自己好像失去了方向,都不敢表现出自己认出了那位段小姐。

 “陪我女朋友和儿子逛街,”顾斐宁给小树介绍:“詹叔叔,我的朋友。”

 小树接受讯息,乖乖道:“詹叔叔好。”

 “小朋友你好。”詹谚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女朋友…儿子…信息量实在太大,那杜景川呢?他不会是遇上了传说中的ntr现场吧,太火爆了,他决定先撤离现场,再好好思考,他对着面前的男女频频点头微笑“我还有点事儿,要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啊,改天咱们再聚啊!”他没等到回应就跑了。

 小树:“詹叔叔好奇怪,跑的像袋鼠一样。”

 顾斐宁:“恩,形容很到位。”

 而段言还没从他的那一句“我儿子”中回过神来,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身边的男人,他正低头温柔的跟小树说话,尽管孩童的话语带着天真和三分无厘头,但自从认识以来,他似乎从没表现出半点不耐烦过。

 而身边的两个人已经开始讨论起别的来——

 “顾叔叔,我很快要生日了,今年我想邀请你陪我一起过好不好?”小树很担心下次见面又要等好久,因此抓紧时间把事情给说了,他第一次邀请比他大这么多的朋友呢。

 顾斐宁一愣,他确实不知道这孩子的出生日期,随即便答应了“当然好,以前小树都是怎么过生日的呢?”

 “在家里,玩游戏,切蛋糕,妈妈舅舅爷爷陪着。”好像每一年都是这样过的。

 他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女人,想了想道:“那要不今年咱们来点不一样的,叔叔带你出去玩。”

 小树眼中好像有星星被点亮,他使劲点头又生怕这只是大人哄他的一个玩笑:“真的吗真的吗?”

 “只要你妈妈同意。”他诙谐的眨了眨眼睛。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