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51章 V章
日子如水般平静,临去英国前一天,段大海不在家,顾斐宁上段家吃饭。

 这段日子他常来,总不忘提些段大海喜欢的东西,如今跟他相处的已经算相当不错,除了结婚这件事仍旧不松口,段大海已经很能接受他的存在了。

 唯有方靖琏,看到他依然有些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但也会颔首冲他打个招呼,如果那算是打招呼的话。

 顾斐宁下班后过来,已经是快八点了,这阵子他很忙,南风地产刚起步,总有许多事需要他亲力亲为,但父亲的产业终于以新的面貌重新经由他手立起来,这比什么都要令人振奋。

 屋子里呼呼的开着冷气,段言跟小树已经吃起了水果,小树听到他来的声音,光着脚蹬蹬的跑过来,往他嘴里了一颗葡萄:“顾叔叔,今天又是好晚。”

 葡萄很甜,甜到心里去。其实他已经提高工作效率努力压缩时间了,但没办法,抬起头天就差不多黑了。

 “给你们带了蛋糕。”顾斐宁将手中精致的小盒子递给他。

 小树欢呼了一声,又说谢谢顾叔叔,拿着盒子就跑到餐桌旁,招呼段言一起来吃“妈妈,顾叔叔给我们买了蛋糕,你快来吃。”

 段言早就听到他们在玄关处的窃窃私语了,这时才说:“草莓味的吗?”

 小树揭开盒子,笑道:“一个草莓的一个巧克力的。”

 正好,她喜欢草莓味的,而小树喜欢巧克力味的。

 陈嫂将放在锅里一直热着的菜端上来,顾斐宁还真是饿得狠了,什么话也没,一口气就吃了两碗饭。

 而母子俩就在一边吃着蛋糕陪他。

 吃完饭小树要留在客厅看动画,而段言则上楼整理行李。

 她并没有把这一次的出行当做游玩,但是该带的东西还是都得带上,顾斐宁看着看着就笑了。

 从前他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哪像现在,下班的时候竟然会想起要去他们喜欢的蛋糕店给他们带甜品回家,更不会在这样的时间在家中坐着,而目的却仅仅是为了看她慢腾腾的整理行囊。

 但这感觉竟然相当不赖。

 “这件好看还是这件?”她手中是两条连衣裙,带哪条好呢?有些苦恼。

 “黑的吧,衬的你皮肤白。”他说。

 “你什么意思,我皮肤很黑吗?”她撅起嘴来:“我可是白富美好不好?”

 顾斐宁瞧着她,似乎在考量她话中的真实,段言一个抱枕扔过来“我就要带白色的。”

 他接住抱枕,也不生气,反而意有所指的道:“我最喜欢你衬黑色的…单。”

 皮肤晶莹剔透仿佛玉琢。

 这些天下来,段言的面皮也越来越厚了,她不去看他的眼睛,只说:“是吗,既然顾总都这么夸我,那我不管以后嫁去谁家,都得带着——黑色的单。”

 他的眼中陡然升起火苗来,三两步就走到她跟前,抬起她精致的下巴:“你倒是越来越会我了。”

 她努力想别过脸,但根本没法动弹,只好跟他对视,却还死不承认:“谁你了?”

 两个人离得极近,她鼻息间有淡淡的草莓和油的甜腻香味,让他情不自的凑上去“你还想嫁给谁,恩?”“你管我。”依旧不服输,宛如七年前那个骄傲的、自负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

 “儿子都给我生了,怎么还是这么倔…”他的声音在房间里轻轻回,似是叹息,眼看着又要吻下来。

 扑通一声,有什么东西应声落地。

 两人同时停住动作,朝门边看。

 除了睡觉的时候,段言没有关门的习惯,因为小树可能随时来她的房间找她。

 门框边,小树手中的遥控器掉在地上,他本来是要来找顾斐宁陪他下楼看电视玩模型的。

 可是,可是,现在一切都套了。

 小树有些冷静的走进来,惊慌失措的反而成了两个大人。

 他仰起头来“你们、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

 果然,段言立刻蹲下来跟小树平视“小树,你听妈妈说…”

 顾斐宁却捏了把她的胳膊,这一天还是来了,虽然不在他们计划好的意料之内,来的这样猝不及防。

 他一把抱起小树,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就像平时他们一起打电动时那样。

 小树一直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是现在的他却宁愿自己并没有听懂他们这两个大人的说的话。

 生的儿子…说但是他吗?

 可是妈妈没有别的儿子了,只有他。

 他克制着自己,可是仍旧双眼发红,脚底心都开始发虚发抖,学校里跑500米的时候他也没这么难受过。

 他一直以来这么喜欢、尊敬的顾叔叔,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呢?

 顾斐宁却郑重的看着他,说:“对不起小树,我是你的…爸爸,我的抱歉来的太晚了,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接受。”

 “可是,可是,”小树觉得嗓子好堵,就像憋着一口气似的“我的爸爸已经死了,他死掉了,妈妈说他早就不在了…呜呜…”

 怎么办,鼻子根本通不了气了,就像是点住的道瞬间被解,小树大哭起来,整张小脸哭的红彤彤的,牙齿打架,涕泪纵横。

 段言也跟着掉起眼泪来,小树跟她一样,很少哭的,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哭的毫无形象可言,嘴巴长得大大的,竟有些声嘶力竭。

 她抱住它“小树…妈妈撒了谎,对不起,小树,都是妈妈的错。”

 母子俩哭作一团,顾斐宁心中又是感动又是自责,又觉得有些好笑。

 他拿了纸巾哄两个宝宝“你的爸爸是我,既不是秃头的胖子,也没有死。只是没有一直陪在小树跟妈妈身边,我…”他嗓音哽咽“很怕小树不愿意认我了。”

 “可是为什么,”小树红着小兔子一样的眼睛:“为什么你一直不出现呢?你是不是不喜欢小树?是不是我小时候很不乖,你才离开了小树…”

 “当然没有,”顾斐宁用有些粝的拇指抹去他眼角的水珠子:“如果我早点知道你的存在,一定不会不管小树,一定会陪着小树长大。”

 “那你为什么会、会不知道小树的存在呢?”小树着气,手指已经不知不觉抓住了顾斐宁的衣袖,断断续续的问。

 “因为,”段言说:“因为爸爸遇到了一个大坏蛋,为了努力打倒他,才能回来见我们。”

 “那现在那个大坏蛋被打倒了吗?”小树非常关心这个问题。

 顾斐宁将母子两个一起搂住怀中,不管他们的眼泪鼻涕是否沾在他的衣服上,收紧胳膊。

 “打倒了,打跑了坏蛋,回来找你们,但是很怕小树不再理我了。”

 “那以后…你还会离开小树吗?”小树嗫嚅着,一眨不眨的问。

 “不会了,我…会跟妈妈一起,守护小树。”顾斐宁大掌落在他的肩头,许多年后小树想起来,那是十分厚重、温暖的力量。

 “那小树愿意原谅我吗?”顾斐宁也紧张起来。

 “爸爸,呜呜…”小树又瘪嘴哭起来:“不可以再骗我了。”

 爸爸两个字如同巨雷,饶是顾斐宁久经商场,遇到什么妖魔鬼怪也面不改的人,听到这个词,也不由得浑身一颤。

 他贴上小树软软的的小脸蛋,有暖从心中,慢慢通往四肢百骸“谢谢小树。”

 …

 今晚的睡前故事没有讲,变成了母子谈心的专场。

 小树还未从“他终于有了爸爸”这个美美的真相中绕过弯来,言辞之间满满都是对顾斐宁的好奇、思念,还有惊喜。

 父子天,若不是明天他们还要飞走,顾斐宁无法留宿,恐怕也根本舍不得离开他。

 小树拉着她说了半天,直到后来口干舌燥,瞪瞪的,还问她:“妈妈,以后还会有别的坏蛋,分开我们吗?”

 他很害怕还有像妈妈所说的大坏蛋一样的人物再次出现,带走他的爸爸,他才刚有爸爸,跟别的小朋友一样,有了承诺会一直疼他的爸爸,他不想再失去了。

 段言温柔的哄着小朋友“所有的坏蛋都会被惩罚,而好人都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

 坐在飞往伦敦的班机上,顾斐宁还未从“爸爸”这个角色中离,其实他很想带着小树一起来英国,但…还没到时机,只能作罢。

 不过他已经答应了小树,等到他们回家的时候,会带他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段言靠着他的肩,动了动,似乎从浅眠中醒来了,下一秒,他温热的吻便落在她的额头“醒了,渴不渴?”

 她摇摇头“我们是不是快到了?”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令她有些疲惫,但在飞机上,始终没办法睡得安稳。

 他说是“下了飞机你先去酒店补眠,我还有点事要办。”

 她盯着他,眼中有担心:“是你妈…阿姨那边的事吗?”

 他抬手替她别好了几缕不听话的额发“不是,是公司的事情。”

 …

 顾斐宁早就在伦敦安排好了下榻的酒店,他将段言送上楼,换了身衣服。

 她问:“什么时候回来?”

 “你醒了,我就在了。”他替她盖好被子。

 顾斐宁在伦敦还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始终有些应酬是推不掉的,对方大方的向他敞开了,给他参观了工厂的产线,晚上又要留他在家里吃饭,顾斐宁想着段言,就拒绝了:“下次吧,你要是去溪城,我做东。”

 “怎么这么急匆匆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啊。”对方是个长相和蔼的胖子,跟顾斐宁的关系一向不错。

 “我老婆还在等我,答应了陪她的。”他冷硬的面部线条显出一丝柔和。

 对方惊讶的说:“yourwife?真是没想到,你竟然结婚了!”

 顾斐宁倒也不否认,只是说:“还没办婚礼,届时会要邀请你,就看沈总有没有空了。”

 “当然,我们什么关系,就算爬,我也要爬去溪城!哈哈哈。”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两人私好,沈总当然不会妨碍顾斐宁陪伴佳人,只是说好了,关于南风还有盛宁,还有许多合作机会,只待下次细谈。

 回到酒店的时候段言仍旧在睡,呼噜呼噜就像小猪一样。

 顾斐宁坐过去捏住她的鼻子,她动了动,张开了嘴巴。

 于是干脆嘴巴也堵住,她才呜呜的醒来,半梦半醒之际,她格外的柔软,她被吻得不过气来,顾斐宁慢悠悠的放开她:“起吃饭了。”

 段言用手掌推他的脸,被人从美梦中吵醒,不开心,但还是由他牵着自己的手,替她刷牙,洗脸,像个小宝宝一样被照顾着,然后下楼。

 他们在伦敦待三天,前两天里都是在游玩,从泰晤士河畔走过,他向她诉说少年时读书时的有趣经历,在大本钟下倾听钟声,在伦敦眼上俯瞰世界——然后亲吻,灿烂的星光落在肩头,替他们见证着这失而复得的爱情。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段言一早就醒了,她心中似有所感,总觉得要发生些什么。

 果然,在吃早餐的时候,顾斐宁才说:“今天去见妈妈。”

 他特地把最后一天的时间空出来见黄意琴,恐怕也是担心段言被扫了游玩的兴致。

 黄意琴所居住的那个疗养院位于伦敦郊区,车程一个消失,顾斐宁亲自开车,只有他们俩。

 这里的空气很不错,疗养院规模不大,穿着制服的护士金发碧眼,面容都很温柔。

 顾斐宁走进去便有人出来接他,那是个中年男子,身材微微发福,眼睛湖水一般,他是这里的院长。

 顾斐宁同他短暂交流,在他的带领下,在二号楼拐了两个弯,到了黄意琴的病房门口,院长问需不需要陪同,他拒绝了。

 手握紧门把,只是一秒的犹豫,她与他另一只手十指紧扣,顾斐宁冲她释然一笑,打开了门。

 一个女人背对着他们坐在轮椅上,对着窗,窗外是绿色的麦田,不远处还有风车缓缓转动,晴空碧,莫不静好。

 女人的头发挽城一个髻,她身穿一袭豌豆绿旗袍,一动不动。

 顾斐宁携了段言走上前“妈,我来看你了。”

 女人微微侧过脸,鼻梁直,双菲薄,段言看着母子俩,不由感叹遗传学的神秘与伟大。

 她角似乎动了动“谢谢你来看我,我还没死呢。”

 出言尖酸刻薄,可是顾斐宁不以为然,然后向她介绍起人来:“这是段言,我的未婚,我们一起来伦敦看望你。”

 段言也及时道:“阿姨,您好,我是段言。”

 黄意琴这才将目光扫过两人,在段言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语气稍缓“眼光还是不错,什么时候结婚?”

 段言注意到她的膝上躺着一本书,书的名字她再也不可能忘记了,那是在郑贞贞家里头书房里见过书名——时间简史。

 顾斐宁回答她:“明年,你——会愿意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我老了,走不动了,”她生硬的说:“我在这里一辈子,陪你郑叔叔。”

 顾斐宁忍了又忍,才说:“他不是我的叔叔,你不要再记挂着他了,好好过日子不行吗?我带你回溪城,我会侍奉你照顾你,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他的喉结上下翻滚,有些艰难的道:“妈——你不要再执不悟了。”

 黄意琴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她翻开了膝盖上的书,一如每天午后休息时那样轻声念起来:“…他们渴望理解世界的根本秩序。今天我们仍然亟想知道,我们为何在此?我们从何而来?…”

 她安静的念着,仿佛已经没有旁人存在。

 顾斐宁握紧拳头,在离开之际说:“妈,你想通了,随时可以打我电话。”

 而黄意琴不作回答。

 在他们即将离去的时候,黄意琴却忽然开口:“祝你们快乐,为你们祈祷。”

 回去的乡间小路颇有些颠簸,顾斐宁握着方向盘的手上青筋突出,段言想安慰他却知道此时任何的安慰都是如此无力和苍白,他的一腔热情付之东,或许永远都得不到回应。

 而她能做的,也许只是给他一个家。

 这一晚,他们哪都没有去,只是在酒店沉默狂热的做。爱,酒店的顶楼,温柔的月光洒在他们赤。的身体上,汗水织。

 “言言…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在攀上极。峰时他咬住她的耳垂。

 而她几乎虚,‮腿双‬搐,却还是张开自己,仿佛献。祭“我不走,我在这里。”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