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38章 V章
段言手里头还拎着东西,就被顾斐宁拢入怀里,温热的嘴紧紧贴上来,他有力的舌头在她的口中不断汲取着,仿佛要将她的魂都给走似的。

 段言推了好几次都推不动他,终于一吻毕,她面如蔷薇,气吁吁的嗔道:“你饿死鬼投胎啊,快吃饭吧。”

 顾斐宁接过她手里的袋子,一边摩擦筷子,一边掀开盒子,盒子里的菜还是热的,他说:“闻着还真是觉得饿了。”

 说完他就吃起来,段言看着他,即便是狼虎咽的样子依旧很优雅。

 看来还真是饿狠了,她带来的饭菜被席卷一空,段言不由得问:“你吃了吗?”

 “差不多了吧。”

 “你晚饭没吃吗?干嘛这么拼。”她托着腮抱怨道。

 “忙着忙着就忘记了,这不,还有你给我送东西来。”

 “那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打算吃了啊。”

 顾斐宁起身倒了两杯水,递给她一杯:“你这是在关心我么,”他神色间是掩不住的喜悦“有女朋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段言忽然想到安诺刚才对她说的话,顾斐宁真的这么多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女朋友和女人的差别其实是很大的。

 顾斐宁发现段言在发呆,他用手戳了戳她的脸颊“想什么呢。”

 两人独处也能发呆,他真是服了她了,难道自己的魅力值这么低?

 “顾斐宁,你有过几个女人?”她忽然开口。

 他一口水差点没呛死自己,然后她又问:“你一个人在英国,难道没有跟洋妞儿练练?”

 顾斐宁表情有点古怪,但他什么也没说。

 “不会是真的吧…”她轻声的自言自语:“难道安诺说的都是真的?”

 “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呢,”他无奈的朝她挥挥手“过来。”

 段言向他身边挪了两下,却被他长臂一伸,揽住了她的肩膀,靠在他身上。

 “安诺都跟你说什么了?”

 她绕了个圈子,拖长调子:“说了好多,你想听什么。”

 他的声音仿佛从膛处传来,段言抵着他,觉得脸颊微微发麻“安诺找你,多半是因为杜景川。”

 “你怎么知道?”段言惊讶的抬起头。

 “她跟景川离婚这几年,一直从我这儿打探他的消息,还能是为了什么。”

 “可是她说,没有人知道她爱他。”

 顾斐宁用一种看傻子的表情看她。

 她很快了然,的确,爱怎么能藏得住呢?

 一个人或许可以骗得过自己,但没办法骗过全世界,因为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藏匿的东西。

 段言用手指轻轻点在他上“安诺还告诉我,你一直没有女朋友。”

 顾斐宁缓缓叹了一口气“回国的时候打算找一个固定女友,你看到了。但是后来我遇见了你。”

 他说的是游旻旻,段言的嘴巴不知不觉撅起来:“你真是个见异思迁的男人,如果你以后碰到别的美女,说不定也会把我甩了。”

 顾斐宁听到这里,抓住了她的手:“你这是要冤枉死我,”他苦笑道:“除了你,我哪儿还看的到别人。”

 “你可是玉树临风的顾少,不是么,随便勾勾小拇指就有多少姑娘贴上来,而我呢…”

 顾斐宁看着她粉漂亮的小嘴张张合合,说的却净是些煞风景的话,他果断的用嘴巴覆上了她的——很好,那些他不想听到的话终于停止了。

 段言可以感受到这个吻跟刚才的不同,似乎更具有侵略,他的嘴巴整个含住了她的,她要张嘴说话,却给了他可趁之机,他的舌头伸进来,搜刮着她口中的津,然后喝下,而他的眼睛没有闭上,段言怔怔的看着他,感受着两人齿间的你来我往,又被他的目光锁住,脸开始慢慢发烫。

 她终于受不了他野兽一样近乎于占。有般的目光,任命的合了眼,整个人都软软的倚在他身上,丁香小舌被他。弄着,每个孔都好像张开了。

 顾斐宁吻着吻着便情难自起来,闻着她颈中独有的清香。他的手从她的肩膀上慢慢滑着,移到了她柔软的部。

 段言怕,哪怕是他什么也没做,都忍不住笑起来。

 她刚离开他的,顾斐宁就紧紧追了过来,两人的姿势也变成了他将她在了沙发上。

 那双作恶的手也从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在她间重重的抚了一把,段言颤了颤,唔了两声却说不出话来,他住她深深的接吻。

 段言怎么会不知道他意图何在,她涨红着脸推拒起来,但顾斐宁到底是个男人,就算平时怎么让着她,这会儿也是不可能让的,他只用一只手就控住了她的双臂,而另一只手…

 某处一凉,他终于握了个满。怀,顾斐宁足的叹息,还不忘得意的在她耳边调笑:“你还是有些的。”

 段言整个人就像是一截被点燃的木头,快要烧起来了,男人的大掌一收一放,就连息都带着意,拂在她的脸颊,她说不出的难受。

 更关键的是,有东西硬。硬的戳在她的大腿上,叫她连反抗都忘记了。

 “别…这是在办公室。”段言艰难的出声,她心里又气又急,禽兽就是禽兽,怎么能不分场合的发情,他的办公室门没有锁,万一有人进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没人敢进来,”似乎是猜到她在想什么“放心好了。”

 放心什么啊!她一点都不能放心好吗!

 还想再说的时候,她却忽然倒了一口气。

 一丝凉意传来,段言唯一的感觉是,他的是微凉而温柔的。

 他像个孩子一样的窝在她前,手上照顾一个,嘴里照顾一个。

 被他制住的两手也不再用力反抗,段言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承认,这具身体在遇到他的时候,就轻易的投降了。

 她的嘴中发出羞。的声音,当她意识到的时候,死死的咬住了

 顾斐宁吐出一个,轻笑道:“言言,别忍着…”

 段言面色酡红,咬牙切齿的说:“闭嘴…”

 他扬了扬眉,如她所愿,不再说话,专心做事。

 结束的时候,顾斐宁替她穿好衣服,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还在生气?”

 段言真的一点也不想理他了。

 “既然不生气了,要不再帮帮我?”顾斐宁拉住她的手就要往他那里去。

 段言被他吓得立刻回神,恨恨的看他:“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天知道她刚才一直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他竟然还要来!

 顾斐宁见她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眸子却水水的勾人的很,便松开了“别怕,不吓唬你了。”

 段言看他站起来,但是怎么办呢,她的视线不由得朝某个方向而去——

 怪兽仍嚣张的冲着她。

 顾斐宁面上也闪过一丝尴尬,他说:“我去洗手间一下,等会儿送你回家。”

 说罢他就走了。

 他在洗手间呆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神清气子也恢复了平整,眼神清明。

 段言不齿的瞥了他一眼,想着他在洗手间会做的事情,忍不住耳又开始暗暗上火。

 …

 顾斐宁将段言送回家,本还想跟她说点话再走,结果一到她家,她就飞快的开了门跳下车“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弄得好像他会吃人一样。

 他轻哂道:“欠了我好几个晚安吻了,还是你预备以后一次补齐?”

 “反正不是今天,”她背着手退后了几步,风将她的额发吹,她的表情又俏皮又灵动“我走了。”

 “真没什么要跟我说的了?”

 “噢…”段言停下脚步,回过头:“对了,安诺跟我说让你别忘了下周是她的画展,我答应她你一定会去了。”

 成,都替他做主了,但他却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轻轻的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

 今晚,太值了。

 --

 安诺的画展在溪城天华美术馆开展,顾斐宁和段言准时到场。

 画展的主题是叫做“安然于心”这四个大字浓墨重彩的标注在展厅外头的画板上,安诺穿着一身素洁的套装站在展厅门口,宛如一朵清丽的百合,正在与来捧场的朋友应酬。

 顾斐宁牵着段言的手上前,安诺眼睛一亮“你们来了!”

 “说好的嘛,”段言递上邀请函“大画家可以给我签个名吗,说不定以后会升值啊。”

 安诺乐的拍了拍她的手:“不要取笑我呀,如果你不嫌弃,我送你画儿好了。”

 说起画画,段言就想起小树,原本她今天是要带着小树一起来参观画展的,但前一天的晚上他却说老师今天要带着他们去少年宫参加合唱比赛,所以没办法到场了,也是相当遗憾。

 于是她说:“我儿子也很喜欢画画,恩,还算有天赋,以后有机会得让你们见见。”

 安诺是知道段言有个儿子的,于是很高兴的应下了:“没问题,我最喜欢有天赋的小朋友了。你们先进去看看,我这边招待不周啊。”

 安诺确实忙,来的朋友很多。段言拉着顾斐宁往里头走,这次的画展一共用了三个厅,对于一个青年画家来说已经是不小的规模了,洁白的墙壁上鳞次栉比的挂着安诺的大作,段言细细的品味着,不时同顾斐宁交流着些什么。

 安诺跟顾斐宁说起来家中也有些渊源,因此不时有相的朋友上来同他们打招呼,他大大方方的向他们介绍她。

 而这一幕,都落在了不远处的杜景川的眼里。

 作为好朋友兼前夫,安诺开画展他不可能不来帮忙捧场,刚把几个好世家的朋友送进展厅,就看到顾斐宁轻轻揽着她的,两人不知是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她出了编贝般的牙齿,而他也展颜望着她。

 尽管已经预想过千万次见面时的景象,但亲眼看到的时候,杜景川发现自己还是很难受,心里空空的,少了一块什么似的。

 他没有上前打招呼,平添彼此的尴尬而已,他只能这样远远的望着她,能看到她真实灿烂的笑容,也没什么不好。

 段言总觉得有一道视线跟着自己,但一抬头,却什么也没发现。

 她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要被顾斐宁带歪了,这人一本正经开玩笑的样子真是可恶极了,每当她笑得不能自已的时候,他还能维持正常的社表情,搞得只有她一个人像蛇病一样。

 “不跟你说了,”她摸了摸子口袋,却发现手机没在“诶,我的手机好像落在你的车上了。”

 “一会儿结束后再看好了,你整天盯着个手机,也不会腻。”顾斐宁早就对她这种行为不满了,看手机的时间远超于看他的时间。

 “不行,”她说:“小树比赛完了就要打电话告诉我他们班的成绩的,我得等着他。”

 “钥匙给我,我去车库拿一下。”她伸出手来。

 顾斐宁没办法,把车钥匙递给她,看着她快步走开了。

 …

 段言乘电梯到负二楼,地下的空气总是凉快些,走出电梯她很快就找到了顾斐宁的车。

 她打开副驾的门,坐上去,却没看到手机。

 于是弯下,在地上摸索起来,她敢肯定手机是在他的车上的,因为下车前她还在看微信呢。

 终于,她在座位底下摸到了,正要捡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车子暗格中有一张纸的页脚了出来。

 段言本来是不会去碰顾斐宁的东西的,但这一刻,她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出了这份文件。

 她看清了上面的字。

 这是一份亲子鉴定书,段言觉得嘴巴有点干。

 她翻开了它。

 并不算太意外,里面写着委托人,顾斐宁。

 而一行冰冷的铅字印在这白到扎眼的纸张上——

 亲权鉴定显示dna位点相同,双方为直系亲属(父子)关系,准确率99。9%。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