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36章 V章
那天以后,顾斐宁仍定时与段言约会见面,两人关系似乎未曾受到影响,也对那天的问题和她究竟是不是七年前的女人这个伪命题绝口不提。

 小树生日的当天,起了个大早,他用零食将自己最喜欢的小书包的鼓鼓的,站在段言的边,不停摇她的手臂:“妈妈,快醒醒快醒醒快醒醒…”

 段言被小唐僧吵得没办法继续,只好半闭着眼睛起来刷牙洗脸。

 吃早餐的时候,就连陈嫂也催促她:“快点吧小言,我看顾先生老早就来了。”

 因为他这阵子来的勤快,陈嫂已经记住了他的车子和车牌号,她不断张望着外头,给段言提醒。

 段大海着大肚腩送他们出门,小树捻了捻爷爷的胡茬“爷爷乖,明天我陪你吃蛋糕。”

 段大海:qaq好吧。

 第一回没有跟孙子起过生日,有点小小的不适应呢,真是儿大不由爷啊。

 目的地是溪城最有名的灵森山,溪城是南部城市,灵森山海拔不高,很适合一家人周末的时候一块儿去登山。

 灵森山的香火旺盛,有一座古庙,庙后有斋堂,供应新鲜的素面,是和尚们自己在山上种的菜、熬的菜油,小树的同桌苏苏每年生日她的爸爸妈妈都会带她来这里祈福,吃上一碗斋面,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小树也默默向往很久了。

 上山的途中,有不少中年妇女头上包着彩的头巾,一边哼唱着溪城边郊土著的小曲儿一边卖些好玩儿的东西,小树手里拿着泡泡胶,在清晨的阳光下吹出的泡泡又大又圆,晶莹剔透。

 他鼓动段言一起来吹泡泡,却遭到她皱着鼻子嫌弃:“一股洗洁的味道。”

 山路两边有套娃娃的游戏,小树看的挪不动腿,顾斐宁意识到了,就停下来问他:“你也想玩?”

 他点点头,三人停下来在一旁看了会儿别人套圈圈,虽然看着东西颇多,距离也不太远的样子,可是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些奖品彼此的间距都很近,而给的圈圈又很小,因此想要赢其实不太容易,看着一个小胖子兴致紧张兮兮的玩了好几把,却一个也没中,小胖子瘪着嘴巴不开心的对他的父亲道:“爸爸,好难!你来试试!”

 小胖子的父亲有心一手,三把下来,依旧是无功而返。

 小树早在一边看的心极了,结果段言却先开口了:“老板,我买十块钱的圈。”

 老板见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便额外给了她两个圈儿,段言志在必得的对着那个漂亮的俄罗斯套娃,小树给她加油:“妈妈,我还想要那个泰迪熊!”

 “看着吧。”段言应道,手上的圈圈就飞了出去。

 然而想象很丰,现实总是很骨感,所有的圈圈都用完了,她还是没能套住一个。

 “妈妈,说好的一定能套到呢,”小树吐槽道:“我也要玩。”

 “你也套不中的。”段言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便打他道:“你太矮了,没戏。”

 “…!”小树哼了一声,转而向顾斐宁卖萌。

 顾斐宁付了钱,小树手上拿着圈圈,五分钟后,结局是一样的悲催。

 一个都没有…看上去这么容易为什么做起来这么难呢?

 小树的耳边不断循环着“你太矮了没戏,你太矮了没戏”这两句话,他咬着,轻轻对顾斐宁说:“顾叔叔,能把我抱起来吗?可能是因为我…太矮了。”

 顾斐宁看到他这样垂头丧气的模样,却是觉得好笑。于是当下就把他抱起来,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小树的视野瞬间就变得宽广了太多,原来这就是成年人的视野!原来长高会变得这么不同!

 小树顿时信心倍增,就连手上都好像充满了力量,他快、准、恨的把圈圈如同飞镖一样扔出去——

 呵呵哒,又全部失败了。

 段言这时就嘴说:“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旁边围观的游客也七嘴八舌的附和着。

 这话被老板听见了就不乐意了:“老庙脚下,我们做的可是老实人生意,话可不能这么说!”

 “那咱们走吧。”段言嘀咕道:“真是门。”

 可是小树却不吱声,他望着那个泰迪熊。

 顾斐宁似乎感应到了小树的不舍,于是又递了一张纸币过去“我来试试。”

 “顾先生,投不中很丢人的噢。”段言凉凉的道。

 “妈妈,不要这么说自己。”小树全神贯注的趴在顾斐宁的背上。

 他嘴角掠过一丝笑,圈圈一个接一个的从他的手中飞出去,速度很快很畅,稳稳的落在地上。

 结束的时候,段言还愣怔着,只有小树爆发出欢呼声:“太了!好厉害!”

 他紧紧的搂住顾斐宁的脖子,嗷嗷的叫。

 不是吧,老板和段言一样呆住,全中了?

 顾斐宁转过身来,望着段言,他的目光中有几分神气,阳光洒在他光洁的额头,好似一个少年般,仿佛等待她的夸奖。

 段言不由得咧嘴笑了,她弯下,只拿了那个一眼就相中的套娃和小树要的泰迪熊,牵住他的手:“走吧。”

 他顺势反握住她,而小树还未从他的肩头下来,接过段言手中的泰迪,他很快很轻的在顾斐宁的右脸颊上亲了一口“顾叔叔,你好厉害。”

 顾斐宁往上托了托他的股,小家伙沐浴在别人羡的眼神中,别提多骄傲了。

 不知不觉三人走到了山顶,从古庙门口进去,段言上了两柱香,而顾斐宁则签了一笔香火钱。

 转过头去,小树却恭恭敬敬的给菩萨磕了三个头,段言问他许了什么愿,他却怎么都不肯说:“说出来就不会灵验了。”

 人小鬼大。

 祈愿后他们又去了后庙吃面,下山的时候才刚刚中午,有更多的香客朝着山顶走来,小树站在两人中间,左手牵一个,右手牵一个“妈妈,我们拍张照好不好?”

 不等段言回答,小树摸出她的手机,用镜头对着他们,两个大人不得不低头跟他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咔擦,三个人的大头照就这样出炉了。

 没有滤镜,没有ps,只是简简单单一张照片,顾斐宁角轻勾,展臂搂住他们母子,阳光从树叶中细碎的透下来,小树也是抿着,唯有段言看上去呆呆的。

 她想要删掉这张照片,但是大小两个男人却不让,异口同声的说拍的好,顾斐宁甚至迅速的夺过手机将照片传给了自己,然后安慰她:“呆萌呆萌的。”

 --

 下山后,顾斐宁载他们去灵森山隔壁的烧烤场,路上的时候小树急,等不及到烧烤场就说憋不住了。

 段言望了望路边的草丛,虽然足够高,但是也不太好吧。

 于是她说:“再忍忍吧,很快就到了。”

 小树捂着肚子:“忍不住了…”

 “小孩子还是别忍,我带他去吧,正好也解决下。”顾斐宁想了想说。

 段言却不知为什么头脑发昏,从车后座摸出两个空的矿泉水瓶子,正好是他们来时喝过的,她把瓶子在他们手中:“就车上解决下吧要不?”

 小树拿着瓶子想哭,呜呜,他不想在车上啊。

 而顾斐宁沉默了三秒,似笑非笑的望着她:“难道你觉得矿泉水瓶子我能用?”

 段言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她马上打开车门,推他们出去:“快去快去。”

 顾斐宁也不反驳,小树嘟囔着:“顾叔叔,走吧。”

 看着他们离开望着草丛里去,段言的手心发烫,顾斐宁这人怎么这么坏!她不能自已的想到了那天在她手里…的某物,真是抬不起头了!

 顾斐宁等待小树解决的时候,拿出手机又看了看刚才的照片,有时候真人不如照片来的直观,他终于明白了对小树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当三个人同时出现在屏幕上紧紧挨着,可以看出小树的眼睛长得像她,如同猫儿般的圆,瞳孔的颜色是深棕色,笑起来狡黠,透着一股机灵劲儿。而从鼻子到嘴巴下颚的部分,却带着矜贵和淡淡的疏离感。

 顾斐宁了口气,若非他自大,这明明就是随了他。

 --

 晚餐是回到溪城市里用的,其实一天下来他们一直在吃喝,也不是非常饿,只是小树特别积极,段言都怕他吃撑了胃。

 当他把最后一口果汁喝完的时候,餐厅的灯忽然全部暗了下来,随后,生日快乐歌响起来,顾斐宁亲自推着蛋糕车走来,将小小的王冠替他戴上,段言不由自主的跟着哼唱,小树在众人的包围下吹灭了蜡烛。

 这一次,他却把愿望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了:“我希望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生日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对吗妈妈?”

 段言无法在这个时候说扫兴的话,于是她悄悄用手指沾了一点儿油,迅速的划在他的脸上:“当然!”

 小树不甘示弱的握着油,嘻嘻哈哈的追逐着段言,还很不怕死的去顾斐宁。

 声笑语中,段晏衡小朋友又长大了一岁。

 “今天好开心喔…”小树明明很困却还是抓着段言的手说话:“妈妈,我很快就能长得像顾叔叔一样高,以后我会保护你…”他慢慢睡倒在她的怀中。

 顾斐宁打开车子的后备箱:“这是我给他准备的礼物,竟然没等到他拆开就已经睡着了。”

 “你给他买这么多啊?”段言看着包装巨大的礼物。

 “我也不知道买什么,就把导购员推荐的全给买了。”他又说。

 “今天谢谢你了,小树真的很开心,我看的出来。”

 “有没有奖励?”夜中,他的眸子却亮晶晶的,满是期待。段言觉得自己被晃到了眼,几乎就要凑上去吻他,可她还是克制住了“在家门口呢,不方便。”

 “好吧,”顾斐宁有些失望的说,随后道:“留着下次补回来。”

 “晚安。”她轻轻的说,几乎只有嘴动了动。

 “晚安。”他回答。

 段言抱着小树回去了,而顾斐宁坐在车上,掌心躺着一软而黑的头发,若有所思。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