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30章 V章
回到家,小树亦步亦趋的跟在段言身后,她进了卫生间,他也等在外头,她出来,他继续跟着她。

 段言奇怪的问:“怎么了宝贝?”

 小树“妈妈,你会同意让让顾叔叔带我出去玩,给我过生日吗?”

 “妈妈和爷爷舅舅给你过生日不好吗,咱们买一个超级大的翻糖蛋糕好不好?”段言打开手机开始看蛋糕的样式。

 小树并没有感兴趣的凑过来。

 正在此时,方靖琏回家了,玄关处传来他的声音:“你们有口福了,我带了小龙虾回来。”

 他把手中的食物放在桌子上,却不见沙发上的母子二人围过来,于是招呼小树:“段小树,来吃龙虾,你不是最爱吃龙虾了吗?”

 小树还是鼓着嘴看段言。

 方靖琏走过来“你们在干嘛,比赛谁的眼睛大么。”

 “你不吃?我吃。”段言放下手机,走到客厅吃龙虾。

 “你跟你妈怎么了?”方靖琏小声的问小树。

 “妈妈有新男朋友了,”小树字正腔圆的说:“舅舅你知道吗?”

 方靖琏一愣“知道啊。”

 “他很帅,很高,人很好。我睡觉了。”小树蹬蹬蹬蹬上楼了。

 “?”方靖琏摸不着头脑,小朋友的脾气他实在闹不懂。

 他坐回到段言身边,开始剥虾,方靖琏手指修长,就连剥虾的动作也极为好看,很快,一个个白透着粉的龙虾仁从他手中被完整的取出,放进了段言的碗里。

 “已经带小树见过顾斐宁了?”他不经意的问。

 “正好见面,一起吃顿饭。”她晚饭其实已经吃得很,但偏偏觉得心里空空的,迫切想要用东西填满它。

 “小树好像很喜欢他。”

 段言抬起头“说话躲躲闪闪不是你的风格。”

 “你跟他来真的?”

 段言沉默,随后才说:“我不知道,你问我,我真的不知道。”

 “他是不是就是那个人?”他盯着她的眼睛,那里确确实实是一片茫然。

 她猛地掰断了手中的龙虾壳,坚硬的虾壳划破了她指间幼的肌肤,鲜血滴落在红木的餐桌上。

 方靖琏立刻站起身,把她拉起来去厨房间冲手。

 被清的自来水一冲,又贴上了创可贴,段言始终一言未发。

 方靖琏替她处理伤口的动作倒是很娴熟,这归功于他年少时沉过一阵子打篮球,那会儿总是很容易受伤,因此早就学会了自己给自己清洗、涂药水,包扎了。

 “所以被我说中了?”他的语气听不出有什么异样。

 “靖琏,你不要去找他的麻烦,”段言皱着眉头说:“这件事我会自己解决。”

 “你怎么解决?你解决的方式就是跟他重温旧梦?”他尖锐的说。

 “总之这是我跟他的事情,”段言冷冷的重申:“不要你管。”

 方靖琏气的笑了“好,我不管!但希望你脑子拎拎清,想想你以前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不要被人随便哄哄就头脑发昏自以为那是狗爱情!这么多年,他也没来找你,他有认真的去找过你吗?如果他真的喜欢你,也不会把你扔下就走,怎么,现在倒是知道讨好你跟小树了,他配吗!”

 他一连串的质问令她心如麻,段言一下子爆发了:“我拜托你闭嘴好不好!”她捂住了头,方靖琏是她的亲人,当然为了她好,他说的话,句句都在理。

 他有用心的找过她吗?

 还是现在只是坐享其成,既然是她送上门来的。

 方靖琏叹了口气:“对不起,姐…”

 “我想休息了。”她扔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厨房。

 --

 段言敲了敲小树的房门,走进去。

 小树还没睡,背对着她坐在自己的书桌上看模型。

 “宝贝,差不多可以睡觉了。”段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恢复平静。

 小树把模型重新放好,到边,踢了小拖鞋,躺上。

 天气渐热,她替他盖上薄毯,小树眼尖的发现了段言手上的创可贴,一把握住:“妈妈你怎么受伤了?”

 “啊,吃龙虾不小心被割到手了,”段言反手捉住小树:“小树哥哥,还在不开心吗?”

 “我没有不开心啊。”他平平的说。

 “真的吗?”

 小树默了默“别的小朋友生日都是爸爸妈妈陪他们一起过的,苏苏说她爸爸妈妈会带她去爬山,吃一碗山上的面条,然后一起去游乐场,有好多的冰淇淋,然后他们一起吹蜡烛。”

 “就算没有顾叔叔,妈妈也可以给你做长寿面,去游乐场,做很多开心的事情。”

 “可是我只是想要跟别人一样。”小树有些执拗的说。

 他到底还是个孩子,就算平时表现的再乖再懂事,他也仍旧只是一个缺少父爱的孩子。

 长寿面、冰淇淋和游乐场,他要的不一定是这些,他要的只是跟别的同龄人一样的简单而平凡的快乐。

 段言不知道怎么告诉年幼的儿子,她没有打算跟这位顾叔叔走到最后,她无法狠心的告知他不要奢求从顾斐宁那里得来的温暖,因为也许很快他就会失去在它们。

 小树的眸子像是两颗浸了水的黑葡萄:“顾叔叔也喜欢游泳,懂航模,又聪明,我很喜欢他。”

 好明显好明显的暗示。

 “好吧,你的生日你做主,睡吧宝贝。”段言按掉了暖的灯。

 小树小小的欢呼了一下。

 --

 顾斐宁估摸着差不多到睡觉的时间了,给段言发了两条消息,她都没有回。

 他干脆先去洗了个澡,回到书桌前的时候,手机上多了几个未接来电,却不是属于她的。

 来电的是他在英国的一位朋友,顾斐宁回拨过去,瞳孔的颜色渐渐变深。

 朋友告诉他,郑民,他的那个继父,五天前去世了。

 顾斐宁自从把郑民彻底斗倒以后,就将他囚于一个被废弃的农庄里,每隔一周,才委托他的朋友去送些食物。

 他可以选择不吃,那样他会饿死。

 他记得他回国前去看过他一次,原本身体结实精神极好的中年男人,委顿在地,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飞扬,他的头发花白,瘦了形,唯有那双眼睛,依旧藏着一丝光,那是他不甘在此的恨意。

 “很饿,很疼,是吗?”他这么问他,随后也不等郑民回答“这是你该受的。”

 郑民激动的想要冲上来,却被他身旁壮硕的保镖轻易的按在原地,如同一个小仔,他哑着嗓子怒骂道:“你这个小畜生!夺走了我的一切,你以为你赢了?你的妈妈永远不会原谅你,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起来的声音很可怖,顾斐宁走了两步蹲在他的身前,他甚至不屑触碰郑民这具肮脏令人作呕的身体,只是说:“那又怎么样,你也失去了你最想要的东西,我不算亏。”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只要我不死,一定会报仇,我会要你好看,”郑民吐出一口唾沫,顿时脸上挨了彪形大汉重重的一拳,本就脆弱的牙齿一下子被打飞了两颗,血沫糊在他的嘴边“畜生,你爹死了,你说你妈会在我跟你之间选谁?哈,真是可悲!”

 “给我住他的嘴巴。”顾斐宁额上的青筋跳了跳,淡淡的吩咐。

 很快,郑民就支吾着不能说话了。

 “我要回国了,你就在这里待上一辈子吧,”顾斐宁扯了扯嘴角“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休想出去。”

 郑民面带恐惧,这是他最怕发生的事情,他不想困在这个地方,他想出去,呼吸外面的空气,而不是在这个又冷又的地方度过余生,他还有很多没完成的计划,还有大把妹赚到的英镑,还有他的女儿…

 而顾斐宁仿佛恶魔,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好好吃饭,你不会死,但你也别想再看到太阳了。”

 他带着人走了,郑民口中发出呼救的声音,但他离开后,这里仍是安静的如同死水一般的空寂。

 郑民不想死,他努力的下每次送来的那些又少又难以下咽的食物,可他还是死于突发心脏病。

 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发臭了,死状绝对称不上好看。

 死前的他似乎拿着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树枝在地上比划过一些什么,但那写过字的地面已经被他用手生生的磨去了大部分痕迹,再也看不清了。

 朋友在电话里告诉顾斐宁,他已经处理了现场,问他是否要回英国一趟。

 回英国?

 正如郑民所诅咒的那样,他的母亲已经不愿意理睬他,而仇人已死,他还有必要回英国吗?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