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20章 V章
“学长,为什么要分手…”游旻旻咬着嘴:“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顾斐宁知道把话说到这一步,总是很艰难,但该说的还是要说“旻旻,我们交往到现在我总是没什么时间陪你,对于这点我很愧疚。我最近一直在考虑,如果我们退回到以前的关系,也许彼此会更舒服。”

 “可是,我也没有一直要求你陪着我啊。我知道你忙,爸爸都跟我说过的,”游旻旻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了,她放下刀叉,急切的说:“你刚回到溪城没多久,忙也是很正常的,我都理解,我不会给你压力的。”

 “旻旻,对不起。当初提出交往的时候是我考虑不周,现在提出分手是不想害了你,”顾斐宁感情经验甚少,实在对这样尴尬的场面无能为力,但游旻旻是他恩师的女儿,更何况这次确实是他做的不对,于是他放缓语气的说:“以后我还是你的学长,有任何问题你都可以来找我。”

 游旻旻眼眶微红:“我能有什么问题找你呢,感情问题可以吗?我真的不明白,学长你的心到底在哪里。”

 顾斐宁哑口无言。

 游旻旻似乎是观察着顾斐宁,肆无忌惮的观察着他,然后问:“还是说,你有了别的女人?”

 顾斐宁的心脏莫名的跳快了一拍,然后他说:“没有。”

 “既然没有,为什么不能跟我培养感情呢,我爸妈都特别喜欢你,我也喜欢你这么多年了,”游旻旻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不在顾斐宁面前当一个温文尔雅的淑女了,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这么多年你也都没有女朋友,遇见真爱的概率是很小的,难道学长你还在做梦吗?”

 顾斐宁听着她的话,他眼帘微垂,过了一会儿,淡淡开口:“曾经我有过一个女朋…女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是很开心,那是我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曾经我以为我可以忘记她——但我发现我做不到,旻旻,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不希望你把你的后半辈子放在一个心里还有别人的男人手上,这对你并不公平。”

 游旻旻从小对顾斐宁就是处在一个仰望的位置上,虽然她成绩很好,长得也美,身边不乏追求者。但她明白,顾斐宁的眼里从来没有她,她的标签只不过是“游从宽的女儿”和“一个天真的小妹妹”顾斐宁也从未像今晚这样与她推心置腹的说这些话。、

 她相信那是一段非常值得回忆的时光,因为她从顾斐宁的眼神中看到了温柔和珍惜。

 她原本是要反驳的,最后却不问:“那她现在在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回过了神,苦涩的笑了笑:“我找不到她了。”

 …

 顾斐宁要送游旻旻回家,被她拒绝了“我想一个人去走走,现在时间还早,我没有问题。”

 见他始终不放心自己一个人,游旻旻才又说:“我会叫朋友出来陪我的,学长你走吧。”

 顾斐宁说好“那你到家后可以发个信息给我。”

 “终于轮到你对我说这个话了,”游旻旻自嘲的说:“不过虽然我答应你分手了,但是你如果最后还是没找到她,也可以回来找我啊,我不介意做‘如萍’的。”

 顾斐宁的角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可惜我不是‘书桓’。”

 顾斐宁走后,游旻旻的面色渐渐冷下来,她一个人在街头站了会儿吹了会儿风,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洪亮,仿佛因她的来电充满喜悦:“旻旻?”

 “我在万盛街,你有时间吗?”

 “当然有时间!”冯鹏立马应道:“我家到万盛差不多20分钟,你等我啊这就来。”

 游旻旻慢的说:“不急,你慢慢过来吧,我正好吃了一个人散散步。”

 她挂掉电话,她知道冯鹏顶多十五分钟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游旻旻有时候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做惯了乖乖女,偶尔也想尝尝那种被世俗所唾弃和不齿的生活方式。

 顾斐宁和冯鹏之间,傻子也知道该选择前者,可是正如他所说,他们交往以来,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她也是个女人,受不了这种冷落。而冯鹏就不一样了,他热情体贴,随叫随到,即便知道自己有了男朋友也并不介怀,仍旧一如往昔般热烈的追求她。

 如果顾斐宁是她的白月光,那么冯鹏就是她每天都需要的白开水。很多女孩子都是这样,同时拥有白月光和白开水,当游旻旻真这么做了,也就觉得没有那么不可饶恕。

 眼下她被甩了,心里气愤难平,可是顾斐宁说的那个心里头的女人,连他都找不着,她就更难一睹真容了。

 这种被一个看不到摸不着的女人打败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她迫切需要有个人在身边陪着自己,她只想到了冯鹏。

 --

 顾斐宁回家之后又打开电脑跟游老师了一会儿,游从宽虽然年纪大了,但时下年轻人流行的东西他样样都会,他好像是才出去运动回来不久,穿着宽松的t恤,精神奕奕,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很多,只有两鬓若隐若现的白发提醒着顾斐宁,游老师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站在讲台上意气风发的他了。

 “不好意思老师,昨天说好了来吃饭又没有来,朋友遇到一些麻烦我帮忙解决,事情做好已经很晚了。”

 游从宽当然不会介意这些,顾斐宁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不会在自己面前撒谎“没事,就是昨晚你师母特地给你烧的红烧啊,你没吃到,下次来提前说声,我让她再给你煮。”

 顾斐宁听到红烧便忍俊不,当年他还在长身体,有一回去了游从宽家里,当时正好师母也做了一桌子菜,别的他都不记得了,就是那一大碗红烧,他足足吃了十块,当天出门的时候都是扶着肚子的,游从宽当时惊讶的啊,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后来他去游家,老师就很少让师母做红烧了,怕他吃多了吃坏胃。

 所以这时候游从宽提起红烧,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以后,气氛比刚才更轻松了,顾斐宁切入主题:“老师,关于旻旻的事,我想跟您谈谈。”

 听到女儿的名字,游从宽了然的点点头“旻旻之前说你提出跟她交往的时候,她非常开心,其实我是做父亲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呢,这孩子从小就很崇拜你。但我跟她说了,我不会帮她来你做什么承诺,因为感情终归还是你们两个自己的事情。”

 “是我的错,我不能全心全意的对她好,照顾她一辈子,如果我们结婚,我可能给不了她平常家庭的幸福,所以我向她提出分手,就在今晚。”顾斐宁发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的,也许只有在游从宽的面前,他偶尔还会像当年那个做错实验会担心害怕的孩子那样无措。

 游从宽没有生气,他眼角舒展开一片深深浅浅的皱纹,他宽慰道:“斐宁,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你跟旻旻这段交往,你们啊,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旻旻不乐意听我说这个,我就不说。你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年轻人的感情我们长辈不会手,不要因为你师母的期待就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没有人是为了别人的期待而生活的。也不要因此自责,我早就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了。”

 “谢谢老师。”

 两人又将话题岔开聊了些别的,指针一下就划过了十点,游从宽雷打不动的睡觉时间到了,顾斐宁也就结束了这次通话。

 放下电话他吐出中一口郁气,游从宽总是这样豁达宽容,就像一个真正的父亲似的不偏不倚。

 顾斐宁仰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微微阖上双目,只觉疲惫不堪。他的父亲早就去世了,母亲也远在英国修养,她甚至不愿意见自己。

 他的家庭千疮百孔,因而贪恋那些触摸不到的温暖。

 --

 段言最近在家赋闲“养伤”每天看看电视陪陪儿子顺便跟弟弟打打嘴炮。

 晚上一边吃水果一边看娱乐新闻的时候才知道罗岑宵又上头条了,要说罗岑宵也是个神人,明明算不得一线明星,偏偏每天都能以各种各样的新闻上热搜和头条。

 这回她上头条的原因还比较正常,她被娱乐圈某著名狗仔团队跟拍到了连续三天去了某个豪宅过夜,豪宅的主人却非常神秘,目前还没有解码。

 听上去都十分香,段言不有些羡慕起罗岑宵来。她在娱乐圈接触的都是明星帅哥,大家合拍了一起炒炒绯闻谈谈恋爱,哪里像她,歇在家里每天都殷勤的向顾斐宁问早晚安,却基本得不到回应。

 小树在屏幕上看到了罗岑宵,大声的说:“干妈又上电视了,好漂亮哦。”

 “你干妈啊,才真叫牛,”方靖琏手上拿着一个橘子走了过来:“我身边的女朋友没有一个喜欢她的,口碑还真是烂到家了。要不是认识她,真以为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

 诚如他所说,罗岑宵长得惊为天人,可是口碑也同样烂的惊人。明明没做杀人放火毒出轨的事儿,偏偏微博下面十条有八条都是在骂她的,剩下两条是她公司给买的么么哒水军。

 段言看着电视台放出的罗岑宵的照片,当真是美不可方物,她又刷开微博,果然,罗岑宵最近更新的那一条微博下面已经满是嘲讽她的评论,足足有五万条。

 段言只能默默给她点个赞,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方靖琏坐到她身边跟她一起看无聊的娱乐新闻,过了会又说:“下周我要去意大利一趟,大概七八天,你们有什么礼物要我带?”

 “下周,”段言掰了掰手指“也就是说后天?”

 “嗯哼,也是临时定下的,陪小真去参加时装发布会,顺便散散心。”

 “小真又是谁?”

 方靖琏报出一个名字,段言惊讶道:“卧槽,人家可是名模,你说的不会是同名同姓的吧?”

 方靖琏鄙视的看着她:“我像是穿山寨的人么?上个月认识的,感觉还可以。”他看了看小树纯洁的双眼,及时刹车:“不说这些,你想带什么给我写清单,我让她给你买,女人比较懂这些。小树,等舅舅的礼物”

 小树抱住方靖琏的大腿:“舅舅,你又要出远门,舍不得你。”

 “那…”他有些为难的摸了摸鼻子:“要不我带你一起去?”

 “可是我要上学呢,而且下周爷爷也要出去玩了,你也走了,妈妈就更孤独了,我要留下陪妈妈。”小树认真的思考了之后拒绝了。

 “真乖,你说你怎么能生出小树这样懂事的儿子,绝对是基因变异了,要不就是侄子随舅。”方靖琏感叹。

 “变异你个头,”段言顺手就给了他一个栗子:“等我的清单!”

 …

 段大海和方靖琏都出门了,段言去公司的频率也高了不少。

 大清早的,她坐在办公室里给顾斐宁发扰讯息,发了好多条他才回了一条——在忙。

 段言并不气馁,反正她脸皮已经锻炼出来了,顾斐宁没把她拉黑就是他并不讨厌自己的证明,她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的侵蚀他的生活。

 她撑着下巴正想着接下来该写点什么,生鲜部的小陈就急的门也没敲的冲进来“段经理,不好了!”

 段言看小陈满头大汗,神色慌张,便站起身来:“出什么事了?”

 “段经理快跟我去现场看看吧,有好几个老人跌倒在生鲜部了。”小陈摘下帽子抹了把汗:“这几天鲜半价,来的老年人多了点,一般十点钟特价就被抢光了,刚才为了剩下的鲜他们挤来挤去,一个不小心就出事了!”

 小陈实在词不达意,段言立即叫上其他几个经理,大家前往现场。

 生鲜部距离办公室不远,段言带着人一路小跑就到了。

 事情果然不妙,坐在地上的几乎都是头发花白的老人,大概有五六个。

 段言立即打电话叫救护车,保安及时疏散了周围人群。段言和其他几个高管上前安抚老人,他们身上并没有什么外伤,但人年纪上去了骨头不好,这样猛然因为推搡跌倒在地,出了什么问题这一时半会儿也根本看不出来。

 段言站起身来扫视一番,生鲜部的地板比起其他区域要滑腻不少,这事情一出,恐怕卖场的安全监管方面也要受到影响。

 救护车很快到达了卖场,段言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短短一周时间内她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她最讨厌的地方,段言倚着冰凉的墙壁,看着来往的人群,她的手掌心都是汗。

 检查下来,摔倒在地总共五个人都需要住院治疗,幸好她随身带着钱包,她先去把钱给缴了,又拖了关系安排了位。

 这一系列的事情忙下来,他们的儿女也几乎都到了医院。

 “您就是星海的经理?我说我爸出门还好好的,三个小时不到躺在了病上,这事你必须给个代!”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女人严肃的对段言说道。

 “我一定会尽力给大家一个满意的回复,这件事情星海确实要担负很大的责任…”

 “什么叫很大的责任,你们超市得负全责知道吗?老人家本来身体就跟年轻人没法比,这样一摔,对他们的身体造成多大伤害你知道吗?”另一位老人的家属也说:“我们上着班呢还是请假出来的,看你小姑娘家家的也不像是黑心鬼,希望你快点给我们一个答复,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对着咄咄人的家属,段言平心静气的说:“这个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了的,我的员工等下还要去警察局做笔录,待会警察也会过来询问情况,只要大家都照规定的程序去做,我承诺,在医药和住院和护理这一块上的费用星海全包,这件事真的对不起,我代表星海向你们道歉。”

 也许是因为段言年纪轻,说话的姿态实在是非常诚恳,家属们彼此对视了一下,竟也没继续为难她,只是说:“行吧,冲着你这态度,咱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希望结果让我们满意。”

 …

 段言从警察局带着做完笔录的员工出来后,又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已经有三家报纸上门来要登咱们的新闻,都被我暂时下去了,”周经理说:“这件事一定要尽快处理做好公关,否则对星海的形象会有很大影响。”

 段言点头“生鲜部暂停营业三天,所有相关折扣取消,在卖场大门外贴出公示。其他区域加派人手巡逻,及时收回无人使用丢弃在走道上的推车和购物篮。另外在赔偿这一块不要吝啬,在他们住院期间定期要有人去慰问,”段言皱着眉头说完,又补充了一下:“大家也不要因噎废食被吓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也是任何一个超市只要开业就可能遇到的情况,大家继续在各自岗位上加强意识,避免二次悲剧。在座的各位经理负责人,回到你们的区域后也顺便给手底下的人开个会吧,就这样,先散会。”

 段言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她是头一回独自处理这样的事故,方靖琏远在海外,她没有通知。她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究竟能不能顺利的解决这样的突发状况。

 但她似乎高估了自己的本事,仅仅一天下来,她就累的四肢麻木头脑发,回到家就话也说不出来,坐在客厅的客厅的沙发上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她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周经理在电话那头十万火急,说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们的预想,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星海出了哄抢踩踏事件的新闻,就连微博上都有了。

 段言匆匆洗漱后直接去了公司,她的办公桌上有两份新鲜热乎的当晨报,上面大篇幅且详细的记载了昨天的星海事件,并隐晦的暗示了星海用非法的营销手段吸引客户,故意雇佣水军营造虚假繁荣的假象,吸引老年人哄抢产品,最终导致“惨案”的发生。

 报道用到了惨案二字,使本次事件发酵升级。没多久,医院那边也传来消息,一早就有很多记者去采访昨天的当事人,请他们说出事情的“真相”

 段言头痛裂,但还得打起精神来,她决定先去医院,那群记者问的问题都是暗里藏刀的,她就怕对方断章取义,一旦报道发出,那就更难挽回了。

 段言跟周经理两人坐电梯去负一楼车库,电梯门刚打开,就有闪光灯咔擦咔擦的声音响起,无数镜头对着她的脸猛照,段言几乎睁不开眼来。

 “段经理,你对恶意营销导致踩踏哄抢事故有什么要说的吗?”

 “段经理,听说你支付了很大一笔‘封口费’让当事者守口如瓶,是真的吗?”

 “段经理…”

 段言眯起被闪光疼招到发疼的双眼,加快脚步一语不发,周经理在她身后紧紧护着她,两人艰难的突破记者的人形包围,来到车前。

 坐进车里,段言气的一脚踩下油门,轰的发出一声巨响,她巨资买来的跑车在这一刻终于发挥了作用——震慑住了这一帮仍围在车旁叽叽喳喳喋喋不休的记者。

 在到达医院以前,段言学聪明了,让周经理事先安排好了保镖一路走进病房,果然被人堵的水不通,就连医院主任都叫苦不迭:“你们来了正好,一大早的就把病房给堵住了,说了就散,一会儿又悄悄过来堵住,你们快点让人赶紧走,否则我们还怎么继续工作?”

 “不好意思啊,”周经理连忙道歉:“我们马上安排人手让他们离开这里。”

 终于等到人群散尽,段言才从消防通道里走出来,她真是怕了这群记者了,逮着人就问一通,如果他们的新闻都是这么写出来的,那质量和真实度还真是令人堪忧。

 病房里家属和病人都在,地上胡乱的摆放着果篮和礼品。

 周经理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超市卡“真是对不住大家,住院也被打扰。这里是星海的一点小心意,请你们收下。”

 段言再三道了歉,家属们面无表情,目送她离开。

 “我说老周,你觉不觉得这事有点奇怪,”段言坐在医院的食堂里,对着正在喝粥的周经理说:“明明你昨天已经说把事情搞定了,今天早上又来这一出。”

 周经理放下碗,沉思后说道:“我也觉得,咱们先回公司,看看公关部那边的情况。”

 两人心不在焉的吃了点东西以后又回了公司,走的还是特殊通道。

 下午的时候,坏消息果然接踵而来——住在医院里的当事人们委托律师发了律师函给星海,他们要求维权。

 段言看着律师函,这下她就算是傻子也该明白,有人要搞星海了。

 --

 顾斐宁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收到段言的“扰信息”了,自从两人互相加了微信以后,她每天都会打卡似的给他道早安、午安、晚安,还有一些无聊至极的问题,例如:你吃了吗?午饭吃的什么?到家了吗?今天出去应酬了吗?

 顾斐宁看着她最后一次发来消息的时间是两天前的早上,那会儿他正例行晨会,她发了好几段自创的笑话,然后问他在做什么。

 当时他坐在会议桌的中心位置,那些冷笑话真是有她的个人风格,他的嘴角微微扬起——

 “顾总,季度报表已经出来了,市场部认为…”

 顾斐宁抿了抿,恢复了严肃而淡漠的表情,手指在桌下快速的打出两个字:在忙。

 这条消息之后,她已经两天没有任何动静了。

 顾斐宁不想,难道是他过于冷漠的态度让她打退堂鼓了?但不知为什么,他心里觉得不可能,段言不像是这种会轻易放弃的人,他已经领教过几次,半途而废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晚上詹谚约了他吃饭,杜景川也来了,两人遇上的时候,杜景川不再是之前颓废的模样,他眉目之间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斐宁,来的还早的。”

 顾斐宁见到好友,说是“特地早点下班过来跟你们会合,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刚出了趟差回来,昨天倒完时差,今天詹谚叫就过来了。”

 两人肩并肩的往酒楼里头走,杜景川提起上次他上次醉酒后的糗事仿佛也并不觉得丢脸,只说:“上次多谢你把我送回家,只是下次能不能帮我件外套,后来第二天我就感冒了。”

 顾斐宁也笑:“你又不是女人,把你送回家就不错了,废话这么多。”

 说说笑笑间大家进了包厢,詹谚见人到齐,豪气对服务生道:“把酒都给开了,今晚把你们都给叫来吃海鲜,其实好吃的可不是海鲜,朋友给我送来一条野生河豚,大家都尝个鲜。”

 “我说詹谚,你这是对兄弟们好还是不好,我都分不清了,拼死吃河豚,野生河豚毒那么大,万一咱们吃了都嗝怎么办?”

 詹谚没好气的说:“就你话多,不爱吃滚蛋!”

 杜景川听了也笑道:“阿谚刚结婚,可别是夫吵架拿我们一起下水陪葬,那就太冤了。”

 “那等下你们怕死的都别吃不就成了,”詹谚自己也被逗乐了:“我还怕不够分的。”

 野生河豚确实跟人工养殖的没法比,河豚刺身、鱼汤、什锦河豚鱼丁,盘子都一扫而光。

 酒过三巡,詹谚兴致好,便凑到杜景川这边来:“哥们儿,今儿还不错吧?”

 杜景川脸颊微红,有些快活的说:“恩,谢谢款待。”

 “没事儿,咱们谁跟谁啊,我说你也走出来了,真好。”詹谚大着舌头道:“你知道吗,前两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你那前女友了,她家那个超市出事儿了,记者堵了她好几天,每次都她一个人,什么无可奉告——我一朋友说这有人在背后整他们家呢,你要是没放下,其实可以趁这机会…”

 杜景川沉默了很久才打断他:“阿谚,你喝多了。”

 詹谚定定的看了他两眼,哈哈的笑起来:“得,确实喝多了,喝的我都说胡话了,来,斐宁,咱们再碰一杯!”

 顾斐宁借口出去透透气,然后打开手机阅览了这几天的溪城新闻,偶有几张段言匆匆走过不愿接受采访的照片,她眉头紧锁,那好看的如同玫瑰花的嘴也抿了起来。

 她的样子看上去不太好。

 顾斐宁仔细看了下新闻,又回到两人对话的界面,良久,未打出一个字来。

 --

 段言确信有人要借着这次的意外故意搞臭星海,接二连三的动作让她应接不暇。

 溪城本地有三大超市连锁品牌,星海,瑞奕和雨花石。

 雨花石的老总早已志不在此,近两年已经缩小了经营范围,专心股市去了,所以这次给星海下绊子的是瑞奕。

 说起来瑞奕与星海之间的竞争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两家的创办时间都相差无几,当年星海在选址的时候还一度竞标赢过了瑞奕,后来双方也频频在许多场合锋,这次瑞奕落井下石,也算说得过去。

 段言深知解铃还须系铃人,她耐着十二分的好子亲自打电话给瑞奕的老总苏正明,结果人说正在忙,有什么事可以晚上去富贵居找他。

 段言挂了电话骂了一句人,苏正明就是个真真正正的小人加人。富贵居是一家名气响当当的酒楼,做的是传统的溪城本帮菜,要在富贵居定位吃饭,不提前三五个月是休想的。众所周知,苏正明在富贵居长期包了张桌子,在段言看来,只不过是为了装

 但她思前想后,五点半,还是到了富贵居。

 段言推开门,苏正明已经左拥右抱的喝起了绍兴黄酒,他穿着一身唐装,脑满肥肠的模样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他见段言进来,请她坐下:“大侄女,多吃点,多喝点,本城恐怕没第二个地方能把本帮菜做的这么入味经典了。”

 段言忍受着死胖子肆意的目光在身上游来游去的不适感,坐了下来“呵呵,还是苏老板会享受。”

 “你爸也不比我差,”苏正明亲自给她倒上酒“这不,我一把年纪还在担心瑞奕,大海兄早就在外潇洒了,真是羡慕。”

 段言很少碰酒,并非酒量不好,她有了小树就没再过烟,酒也是能不喝就不喝。

 看她坐着没动,苏正明有点不高兴:“怎么,侄女这是不给叔叔面子?”

 段言拿起杯子一饮而尽“苏叔叔,今天称呼您一声叔叔,我要说的话想必您心里头清楚,请你高抬贵手,星海和瑞奕之间的帐可以慢慢谈。”

 苏正明一歪头,身边的美女便把酒喂到他嘴边,他慢慢的喝下,眼神极尽猥琐“我倒是听不懂你这孩子在说些什么,哦对,星海出事了,这我知道。但你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呀,瑞奕可是正大光明的,什么也没做。”

 说罢,他又把段言面前的空杯子给倒满“你可不能冤枉了瑞奕和叔叔啊。”

 “我知道你对前阵子星海拿下了欧思的独家代理权耿耿于怀,还有再之前新区的那块地…”段言又喝下一杯:“今天你想怎么喝都成,但这件事,麻烦你别再继续了。”

 “你们说我这大侄女怎么这么会说笑,”苏正明对着两边的美女说:“既然她说了陪咱们喝到底,岂有不从之理?喝,能开多少瓶看你们的本事。”

 …

 段言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她头重脚轻的被推出包厢,苏正明似乎凑着她的脖子说话“看你也走不动了,叔叔送你回家吧。”

 段言狠狠的把他一推,使劲掐自己一把,瞬间神智清明许多,她努力让自己口齿清晰些:“滚开,我自己可以回家。”

 这油盐不进的老油条,喝了半天仍是嘴巴咬的死紧,此时段言再没了好耐,警告他:“不要跟上来,我随时报警。”

 苏正明也没少喝,被她用力一推脚步有些虚浮,他呸了一声道:“装什么清高,臭娘们儿,还不是未婚先孕自己带个小孩,男人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段言不晓得自己是怎么回到车上的,她一坐下就觉得全世界都在转,她摸出手机,迷糊糊的对着屏幕按下了其中的一个号码,等待接通——

 漫长的嘟嘟声过去之后,有人接起了电话,段言自顾自的说话:“喂…来接我,嗝,我在富贵居!我好晕…来接我…回家…”

 --

 顾斐宁没有存段言的手机号码,因而在看到陌生号码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会儿才接起。

 女人的声音很软很困倦,像是喝醉了,根本不晓得他是谁,用一副命令的口吻让他接自己回家。

 顾斐宁在富贵居旁边转了一圈才看到她的车,非常拉风的颜色,跟她张扬的个性很搭。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出门了,甚至连衣服也没换,还是深蓝色的家居服,头发还是洗完澡后的微微濡

 他敲了很久的车窗才把车子里的女人给敲醒,她倒是很聪明的坐在了副驾,开窗,短暂的睁了会儿眼,把钥匙扔出来给他,动作一气呵成。

 顾斐宁怀疑她没看清自己是谁,毫无戒备之意。

 他叹了口气拿了钥匙坐进车里,只见她在一旁睡的香甜,鲜的双稍稍嘟着,浓密卷翘的睫安静的随着呼吸轻轻起伏,就像个天真的孩子。

 也许是晚上的河豚太过鲜美,顾斐宁此时觉得嗓子很干,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越过她软绵绵的身子给她系上安全带,朝着与她家相反的地方开去。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