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十三章
段言说:“罗岑宵,你给我一个靠谱私人侦探的电话。”

 那头的女人想也没想就应了:“成啊,等我找下联系方式等会儿就给你发微信上。但是,你这么晚了,难道就为了一个私人侦探的电话来找我?”

 语气中多少带了点儿不满。

 “谢谢,”段言抱着薄被坐起身来,原本因为梦境变得紧绷的身体此时稍稍放松了些,她吐出一口郁气“这么晚了还在拍戏?”

 罗岑宵是个演员,现如今娱乐圈里非常特别的一个种类——“黑红”型的演员,她拥有着超高的关注度和讨论度,随便做点小事都可以上头条上热搜,然并卵,评价多半都是负面和嘲讽的。

 罗岑宵打了个哈欠:“是啊,为了这电影都在横店磨了四个月了,都快磨成神经病了。怎么,你要私家侦探的电话干嘛?你要查谁?据我所知你也没什么仇人啊。”

 “我要查一个男人,查清楚了好办事。”段言说。

 “哇,吓死宝宝了,好办事是什么意思,先后杀再再杀?”罗岑宵顿时来了兴趣,不怀好意的问。

 段言哼了一声,不再回答,反问她:“你呢,什么时候回溪城,我请你吃饭。”

 罗岑宵叹气:“我倒是想回来,但是这圈子就这样,你不努力别人就上位了。等杀青吧,到时候我会有假——”她的话忽然中断,似乎朝着另一个方向说着“就来”几秒钟后,她急急忙忙的对段言说:“等我回来啊,咱们一块儿嗨去,我得开工了!”

 段言还没来得及说一句拜拜,罗岑宵那头便只剩下嘟嘟的声音了。

 没办法,明星就是这样,吃饭睡觉都没个准时的点,段言也早就习惯两人匆匆忙忙的电话时间了。

 说起来,罗岑宵算是她唯一一个心的朋友了,她们是在溪城的一间私人医院里认识的。

 19岁的那年,段大海托人将段言送进了这间溪城保密制度最完善的私人医院,彼时,段大海已经认命了,段言太过倔强,认定的事情不管他怎么劝说也不会改变主意。

 她的肚子一天天变大,段大海只好安排最好的护理来照顾她,同时等待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那年,罗岑宵是她的邻居。

 两人年纪相仿,状况又是惊人的相似,没多久就成为了朋友。

 罗岑宵的情况似乎更差,她整天呆在冰冷的医院里,段言从未见到过一个人来看过她,于是段言偶尔带她回家吃饭,家里头阿姨熬的汤也不忘给她留一碗。

 两个人慢慢开始分享彼此的故事和秘密,革命的友谊就是在那时建立起来的。

 后来,段言和罗岑宵都生了个儿子,前后仅差12天。

 段言正在沉思,黑暗中手机屏幕滴的一下亮了起来——罗岑宵的微信来了。

 上头是一个人名和一串号码。

 --

 一周后,私家侦探约段言见面。

 “段小姐,这是你要的关于他的背景资料,都在这里了。我们这几天跟的很紧,但是他的生活真的很乏味,除了工作应酬还有跟那位小姐的约会吃饭,就没什么了。”老李喝了一口茶说道。

 老李是本埠有名的私家侦探了,也不是什么case都接,他一般都是替富家太太跟踪调查家里头的男人和小三,对于情报收集这一类还是很得心应手的。这位段小姐能找上他,不用说是谁介绍来的,他也知道家里非富即贵。

 拿钱办事,只是这次主顾要调查的这个男人,跟以前他跟的那些个老板生意人相比,私生活还真是干净的。他吃不透眼前的这位小姐同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他毒辣的眼神和直觉告诉自己,他们并不是情侣或者夫,反倒跟仇人似的。

 这样一对年轻又好看的男女,也真是奇怪。

 段言拿过桌上的资料袋,绕开线圈,是几张工整的A4纸和一沓照片,她又将东西放进了资料袋,从包里拿出一个看上去厚实的信封,说道:“多谢你了。”

 老李接过信封,微微点头,那厚度让他感到非常满意,随后又殷勤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们后续还会跟进的,有任何情况都会通知您。段小姐若有什么要求,也可以随时联络我们。”

 段言笑笑:“你们的售后服务真好。”

 她戴上墨镜离开茶馆。

 段言坐上车才摘下墨镜,她头一次体会到了一种地下接头的感觉。

 段言,你又不是在做坏事心虚个啊,她自己吐槽了自己一句,然后再次将资料展开。

 照片上基本都是顾斐宁出入公司时候拍的,不得不感叹,如今的摄影技术真是新月异,即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都把他的神态一丝不差的记录下来。

 诚如老李所说,他下班后的生活无聊的要命,一周也只同游老师吃过一次晚饭,耗时一个钟头。

 段言细细的开始研究顾斐宁的背景。

 他是溪城人,今年二十八岁,此前在英国呆了7年,帝国理工机械工程系毕业,盛宁科技的老板。

 十岁的时候父亲顾顺南因车祸骤然离世,手下的地产公司风雨飘摇,十三岁,母亲黄意琴改嫁,继父郑民接手南风地产,后南风地产解体,顾斐宁一家亦再无消息。

 顾顺南这个名字,作为一个生活在溪城二十余年的人来说,都是不陌生的。当初的地产大亨,与溪城的发展几乎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饶是当初段言年纪还小,也曾听说过。

 就在他意外去世后的十余年里,他的名字依然偶尔会出现在溪城报纸上,仿佛一个传奇,一个时代的印记。

 没想到顾斐宁是他的儿子。

 老李给的资料段言很快便看完了,对于顾斐宁在英国的情况不甚详细,不过这些也无关紧要了。

 段言不开始猜测,当年的顾斐宁为什么会那样落魄而狼狈的出现在那里…

 --

 段言回到家,小树正坐在地毯上玩电动“妈妈回家了,爷爷舅舅今天都有事,不回家吃饭了呢。”

 “这样啊,”段言想了想说道:“妈妈上楼换个衣服,你想吃什么今晚我们叫外卖吧。”

 “PIZZA!烤翅!可乐!”

 段言扔一个背影给儿子:“狗带!拒绝!”

 “这还叫我想吃什么随我点啊…”小盆友不高兴了。

 段言将资料放进房间的抽屉里头,她这钱花的不冤枉,了解了对方的家庭情况,也获得了一个有利消息——顾斐宁在周六将出席本城的一个商业晚宴。

 方靖琏作为星海集团的掌门人,手上有邀请函,偏偏他又向来抗拒参加这些用他的话来说“乌烟瘴气”的宴会。

 好吧,就让姐替你出场。

 段晏衡同学没有吃到PIZZA,对着桌上的焖饭吃的不甚开心,段言佯装看电视不去搭理他。

 果然,他憋不住了,自己开始找话说:“妈妈,我听爷爷说你跟杜叔叔分手了。”

 段大海这也要跟孩子说,段言真是无语了,她问:“你有什么意见吗小树哥哥?”

 “你跟杜叔叔没有‘火花’”小树一边吃,嘴角还沾了两粒米饭,小嘴油汪汪的:“再说你一点都不温柔的。”

 段言气乐了“你懂什么叫火花?”

 小树吐了吐舌头:“当然了,我看到苏苏就觉得高兴,上学都觉得开心呢…”他忽然闭上嘴。

 段言跟他大眼瞪小眼“苏苏,你那个同桌?”

 “反正苏苏很温柔的,她还做贺卡和小饼干给我。”小树鼓起腮帮子:“妈妈你这样,什么时候能给我找个爸爸呢?”

 “…”爸爸…直到小树睡着后,段言还在品味这两个字。

 因为他是很少提“爸爸”的,段言知道这两个字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小树的内心渴望着“爸爸”她一直都清楚。

 怎么办呢,宝贝,爸爸把妈妈和你都给扔掉了。

 --

 段言向方靖琏要了周六晚宴的邀请函,方靖琏大为意外:“你要去?”

 “对啊,乡巴佬要去见见世面,顺便替咱们星海积累点人脉。”段言跟着他进房。

 “先声明,我是不会陪你的,我周六已经约了乔乔。”方靖琏狐疑的看着她:“你别以为我会相信你那套人脉论…你一个人去干什么,钓凯子?”

 段言从他手中夺过邀请函“对啊,看看有没有跟我年龄相当的帅哥咯。”

 方靖琏并不相信,勾住她的肩膀:“你如果真的要年轻的帅哥,我可以介绍给你很多啊。”

 “送上门的不喜欢,小孩也不喜欢。”段言拍掉他的手,走了。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