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十一章
游旻旻望着桌子上的手机发呆,就在十分钟前,顾斐宁告诉她,今晚的约会取消了。

 原本他们一周也只见两次面而已,她每天都数着日子过,现在竟然连两次都不保了。

 游旻旻都搞不懂自己跟他究竟是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要说不是,她总能收到他送的各种昂贵的礼物,要说是,她对顾斐宁真的并不了解,两人见面时说的话也是寥寥可数,仿佛她还是那个单纯的学妹,高高仰望着他。

 但是这样,真的很累,他们之间的距离太遥远了,她都有些羡慕街上的那些年轻小情侣,至少他们的手牵在一起,他们的身体靠的那样近。

 “怎么了,小脸苦哈哈的,跟男朋友吵架了?”同事问她。

 因为顾斐宁来学校门口接过她几次,同事们都知道了游旻旻有一个多金又英俊的男朋友。

 “没啊,”游旻旻说:“正想着备课的事情呢。”

 “喂,今晚有约没有?”

 “没啊,直接回家了。”

 “回什么家呀,你这个乖乖女,今晚冯老师请客,在粤珍吃海鲜,一起去呗,他特地喊我叫你一起。”同事说。

 冯老师是本校的体育组长冯鹏,人高马大,比游旻旻早一年进溪城实小,爸妈都是机关里头的,一直在追她,这是办公室里公开的秘密。

 游旻旻呢,一直没有正式拒绝过冯鹏,所以大家也都以为他们俩迟早得成一对,岂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原本看上去帅气强壮的冯鹏硬是被比到了泥里去。

 游旻旻说:“不了,我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点。”

 “旻旻,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嘛,大家都去你不去,又不是要去约会,你是要回家。吃顿饭也不会怎么样,大家都是老师,还能吃了你呀?”说话的老师正是跟她最要好的程云。

 “就是就是,小游一起去吧,人多才热闹啊。”

 大家正你一句我一句的时候,冯鹏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刚下了一堂体育课,额头上都是亮晶晶的汗,这样的天气,已经穿了一件紧身的无袖灰色马甲,凸显出结实的肌,他看到游旻旻脸还是红了下,然后对大家说:“今晚都别忘了啊,五点半咱们校门口见,我跟张老师两部车,谁要跟我的车?”

 程云立刻响应挥手:“我我我,我先预定一个位子,诶,”她看了眼游旻旻:“旻旻今天也没开车吧,一起坐冯老师的车呀。”

 冯鹏有些紧张的盯着她们俩,:“行啊,给你们留俩位子。”

 游旻旻正又要拒绝,程云低声附在她耳边说:“去吧去吧,做人不要这么死脑筋!”

 游旻旻终于点了点头,冯鹏乐的咧嘴笑得特别开心:“成,就这么说定了!”

 --

 詹谚最近很是苦恼,原本开开心心的月回来,正跟新婚子如胶似漆呢,这边就有人失恋了天天来默雅喝酒。

 据说失恋的人不适宜喝闷酒,会喝出事,于是他只好陪着,结果他的私藏都快被杜景川喝光了,心里在滴血啊。

 尽管杜景川不许他把自己在这里喝酒不回家的事情告诉兄弟们,但詹谚实在是HOLD不住了。

 “我说顾少,你今晚来看看景川吧,他在我这边都一周了,天天来夜夜来,来了就不肯走,简直把这当家了,今晚我叫上哥几个,一起喝。”詹谚在电话里头说着。

 顾斐宁倒是觉得奇怪:“他怎么了?”

 “他没肯说,不过我估计是失恋了…你到了就知道了。”詹谚神神叨叨的。

 “知道了,我晚上过来。”顾斐宁挂了电话。

 晚上八点,正是默雅一天的开始,会所门口尽是些豪车,顾斐宁今儿个到的算早了些,他特地推掉了跟游旻旻的约会赶过来,到的时候包间里已经到了好几个兄弟,杜景川坐在角落的位子,一个人开了瓶红酒,正在云吐雾。

 他神色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差别,但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双眼发直,下巴上也尽是些胡茬子,身上的衬衫皱皱的,像是很久没怎么打理的模样了。

 杜景川见顾斐宁来了,还朝他递烟:“呵,詹谚把你们都给叫来了。”

 顾斐宁戒了烟,刚了口,忽然想到个问题:“你不是戒烟了吗?”

 杜景川顿了顿,哈哈笑道:“烟和酒才是男人最好的朋友,再也不戒了。”

 他的笑容中仿佛有苦涩一闪而过,顾斐宁慢慢皱起眉头。

 这绝不是他印象中那个温文有礼,注重仪表,永远是一副精英派头的杜景川。

 杜景川站起身:“你们先玩,我去趟洗手间。”

 待他走出包间,詹谚才悄悄的苦兮兮的对着顾斐宁说:“你看,就是这样,据说是请了年假在我这儿呆着,钱拍桌子上,酒一瓶接一瓶,我看这情况不妙,陪着他好几天了,老婆都没时间见了。”

 顾斐宁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两人兄弟十几年,杜景川还从未如此失常过。

 詹谚又说:“我看八成是失恋了,我问他女朋友的事,他理都不理我。但这也不该啊,我结婚的时候两个人还好好的一起来参加婚礼,怎么说分手就分了…”

 郑明楷听到他在这嘀咕,有些八卦的凑上来道:“说句不厚道的,景川这都大半年了,俩人还不同房睡,吹了也不奇怪!”

 顾斐宁抬头看他,郑明楷莫名觉得心里头慌慌的,但仍还是说:“杜景川那妞儿多漂亮啊,心思不定很正常,再说景川家里头压力也大,我老爷子跟我说他爸一直念叨着儿子赶紧再结婚给他生个孙子抱呢。”

 顾斐宁不知怎么的,眼前竟浮现出那个女人的眉眼来,她在杜景川怀中起舞的模样。

 直到手中的烟头烧至尽头,烫到了他。

 詹谚还在那边喋喋不休的道:“所以我今儿准备了不少酒,我们干脆把丫灌醉,我还准备了姑娘,我看这火,了就好了。”

 顾斐宁将烟头一扔:“你这安排得倒是周全的,早干嘛去了。”

 “我这不是想找你们一块儿确定下他是不是真失恋了,否则姑娘来了,人上了,结果没分手,这不得怪我身上么。”

 “我是不是该夸你周全,”顾斐宁叹道:“一会儿把他灌醉了我给他带回家去,姑娘就免了,除非他清醒的时候自己看上。”

 刚说完,杜景川就回来了。

 人算是到齐了,顾斐宁坐到杜景川身边,詹谚准备的那些玩意儿也都送了上来,他们掷骰子比大小,但杜景川似乎都不是很感兴趣,他跟顾斐宁碰杯,跟大家碰杯,一句话也没说。

 后来,在其他几个单身汉的要求下,姑娘们也上来了。

 其实他们这群人,站出去都是有身份的人,说要叫姑娘其实只不过是图热闹,否则一群大老爷们儿干坐着玩骰子也没什么意思。

 但真要看上了谁,那就是出了门后的事情。

 顾斐宁一如既往没要,大家也都习惯了,就没见顾斐宁出来的时候叫过妞,用詹谚的话来说就是他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气息。

 但他自己知道并不,他只是厌恶她们身上的那股香味,就连游旻旻,他明知她用的是高档清雅的香水,但他仍旧从心底生出一种抗拒。

 “你,过来。”杜景川忽然指着一个女孩发声。

 众人静默了好一会儿,那女孩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她见杜景川一表人才长得也好,喜悦不已的走过去,一把便被杜景川给揽住,坐在了他的怀里,两人亲密的头接耳起来,仿佛那个憔悴的,失落的杜景川已经远去。

 最后的时候,杜景川还是醉了,醉的一塌糊涂,整个人都瘫倒在包厢的沙发上,那个女孩也被他喂了不少酒,直接睡得不省人事。

 顾斐宁倒是没碰酒,其实他于酒没什么特殊的依赖,需要它的时候多半也是为了应酬。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他得开车把醉成烂泥的杜景川给送回去。

 杜景川独自住在城西的高级公寓里,离他家倒不算是太远,顾斐宁拖着他,好不容易摸到了他的钥匙,把他扔在上。

 他忽然想起,这短短的日子里他已经两次背着这醉鬼回房。

 “小言…”杜景川高大的身躯在上慢慢在上缩成一团,他嘴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顾斐宁无奈的靠近他:“你要说什么?”

 “小言…我…不想分手…”他反反复复说着这句话。

 这次,顾斐宁听清楚了。

 小言,段言,上次介绍过的,那个女人的名字。

 顾斐宁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果然,在杜景川头的看到了她的照片,准确的说是他们两人还有她儿子的照片,她象征的扯开嘴角笑得很假,倒是她儿子笑得阳光灿烂,杜景川一脸包容。

 顾斐宁压抑不住心底异样的感觉,他对这个女人的印象根本谈不上好,但是每每看到她,他都从内心深处发出一种身不由己的慌乱。

 真他妈的见鬼了,顾斐宁毫不犹豫的走出杜景川的房间,下楼驱车离去。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