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十章
距离段言单方面向杜景川提出分手的第三天,她收到了来自于他的回应。

 “我想跟你谈谈。”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好的。”她想他们也必须要有一次见面,她一直等着。

 …

 杜景川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个小时到达咖啡厅,这里的环境很清静,只有老板的留声机播放着怀旧的外国歌曲,女人低沉的嗓音唱着。

 他点了杯美式,什么也不做,就这样定定的开始等待。

 杜景川上微信的频率不高,基本几天才会打开一次,要不然他也不会在三天后才收到她的分手信息了。

 他在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脑海里蹦出了第一次见到段言真人时的场景——当时也是在这间咖啡厅,他们老套的相亲,她到的早些,坐在窗边的位置上百无聊赖的翻看桌上的杂志,没有化妆,头发剪得极短,出如同白天鹅般的颈项,她只是穿着白色的衬衫搭一条牛仔,可就是这样,也让他没能移开眼睛。

 他站在门口观察了她好久,仿佛一个偷窥者,然后才鼓足勇气站到她面前。

 她很直,对待他也没有想象中的抵触,但是见完面只是礼貌的互相要了手机号,她再也没有联络他。

 她或许是把他当做一个可有可无见过就罢的人对待,但他没办法停止对她的追求。

 段言基本都会答应他的邀约,除非真的没空,久而久之,他们就算是在谈恋爱了。

 半年多的时间下来,他获得了她父亲和儿子的喜爱,唯独感觉没有走进她的心里,但是没关系,他想,以后他们结婚,会有自己的孩子,时间长了,不就是爱情吗?

 但该来的还是来了。

 段言看到杜景川一个人坐在那里,低头不知道想这些什么,仿佛有些落寞的样子。

 她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愧疚感,于是快步走到他面前:“景川。”

 杜景川抬起头,他好像没刮胡子,面容憔悴,但看到她还是微笑:“坐,喝点什么。”

 “白水就好了。”

 说完,两人一下子便沉默了,段言不知所措的盯着桌面,然后开口:“对不起,我…”

 “你不用说对不起,”杜景川看着她“我只是想知道,我们究竟哪里不合适,你这样提出分手,我觉得非常突然。”

 段言咬着,避过了他直视的目光:“我也说不出,但是我跟你在一起,没什么感觉。”

 “小言,你不是小孩子了,两个成年人在一起提‘感觉’,是不是太梦幻主义了一些。我愿意为你努力,为你改变,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做很多。这大半年来的相处,我不相信你一点都没有留恋。”杜景川有些难以克制的激动“我们彼此付出了时间和精力,你不要用一句不合适就轻易抹杀掉这一切。”

 段言不说话。

 “如果清水是你的习惯,我从此以后也可以不喝咖啡。”他再次说。

 这句话里几乎带着哀求,段言从未听到过杜景川如此低声下气。

 她一点也不好受,但是还是得说:“可是杜景川,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结婚。”

 他拿起咖啡杯的手顿时停住了,继而眉头紧皱:“结不结婚我们暂且不去考虑,你这个决定太突然了,恕我无法接受。你是个冲动的人,我会给你时间考虑。”

 “但是如果我们在一起,难道可以一辈子不结婚吗?我不爱你,这才是问题的根本,如果勉强在一起,给你敷衍的感情,这对你太不公平了。”

 话已至此,段言惊觉自己是个伤人的好手,但她不得不这么做。

 杜景川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的情绪,随即又问:“段言,你是不是…认识了别的人?”

 段言心里一惊,杜景川探究的目光如同一把手术刀,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切开来研究一番。

 “是吗?”他不知不觉又重复了一遍。

 “无可奉告。”段言的语气有些僵硬。

 “你知道吗,你的心思太浅了,心里想着什么脸上就写着什么,一点也不会藏。”杜景川觉得自己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你就不会骗骗我。”

 杜景川最后对她说的话是:“如果你有一天后悔了,我会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

 --

 段言走的时候觉得轻松很多,虽然她并不需要杜景川给她的“反悔机会”但没有从情人成为仇人,已经很值得庆幸。

 其实就算顾斐宁没有出现,也迟早会有这样一天,杜景川值得更好的女人,而她根本给不了他对等的感情,她早就已经变得冷心冷肺,她配不上他。

 回到家后,趁着大家都在,段言宣布了她跟杜景川分手的事情。

 段大海起初是不肯相信,在得到她的再三肯定后,气的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转。

 “你脑子发什么昏,小杜除了离过婚之外哪里配不上你,哪里不如你的意了?他对树儿,对你,都是没的说!”

 “我看你就是作,还以为自己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你都是当妈的人了,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应该给小树一个安稳的家…”

 不管他怎么说,段言都没有回过一句嘴。

 “你长大了,听不进我的话了,但我是你爸,我是不会害你的。”段大海看着女儿,她如今低头不语的模样跟当初着大肚子却什么也不说的模样如出一辙,他难免心疼。

 “爸,我不会结婚了。”

 “你…”“你没有了妈,不也没再结婚,我也是一样。”段言站起来:“我很累,回房了。”

 段大海一顿,想到了子,竟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

 段言晚饭也没下楼吃,小树被司机接回来后乖乖的被爷爷带去吃饭洗澡写作业,他经过段言的房间,问段大海:“妈妈不舒服吗?”

 “今天妈妈睡得早,树儿跟爷爷去玩,咱们玩会儿火车就睡觉。”

 “好吧。”小树望了眼段言紧闭的房门,跟着段大海走了。

 段言只是在房间里带着耳机打游戏,她心中的郁闷特别难以排解的时候就打游戏,她在一个网游里用人民币养了个号,难得上线就是PK杀人,杀完一波又被帮里很多人抱大腿拍马了以后她觉得痛快了不少。

 都说在虚拟世界里寻求存在感的人是现实生活中的loser,这句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没错。

 到了后半夜,她一点困意都没有,决定去楼下泡杯咖啡然后决战到天亮。

 段言走到厨房,遇上了也来冰箱里拿食物的方靖琏。

 他见她喝咖啡就一本正经的告诫她:“女人一过二十五,就不宜再熬夜,最好也少喝咖啡可乐之类的饮料,会老的很快很可怕的。”

 段言白了他一眼:“我也才二十五好不好?你不要以为自己年轻就可以吃宵夜,男人发福起来也是很可怕的。”

 “段言言,我是在关心你好不好?”方靖琏在冰箱里找出一包吐司,胡乱的咬了两口,又觉得索然无味:“诶,给我做点吃的吧,煮碗面也好。”

 家里的阿姨已经睡了,而让这位大少爷自己亲自下厨是不可能的事,于是只好求助自己的亲姐。

 别看这对姐弟俩平时喜欢互损,但是他们的感情相当好。段言在橱柜中摸索了一下,就找到了一包龙须面。

 方靖琏不知道从哪儿又找到个苹果,卡擦卡擦的咬了起来,他漫不经心的问她:“你为什么想不开跟杜景川分手啊?”

 “我问你,你会不会跟一个自己没感觉的女人结婚生孩子?”

 方靖琏想都没想就说:“会。”

 段言诧异的看着他,方靖琏穿着深的家居服,头发微,他继承了方艾枝的一双桃花眼,眼尾总有些微微泛红,一副多情的模样。

 他总是有很多的“女朋友”永远都在恋爱的状态中。

 方靖琏看她一脸不解,便说:“人的一生要碰到真正的爱情,几率不亚于遇上空难,”他扯了扯嘴角“你都这把年纪了,不会这么天真吧?”

 水开了,咕嘟咕嘟的冒起泡泡,段言把面条放下去“不许你再提我的年龄,25岁是花一样的年纪,你这傻。”

 方靖琏乐了“能说脏话就好,代表你还没事。”他又说:“姐,爸的话别放在心上,就算你真的一辈子不嫁人了,也还有我跟小树。”

 他很少叫她姐,也很少用这么认真的语气跟她说话,段言心里暖暖的。

 不管平时两人斗的有多飞狗跳,但她一直知道,方靖琏在任何时候都站在她身边。

 “靖琏…”段言有些艰难的说:“我碰到那个人了。”

 “…”几秒钟后,方靖琏语气冰冷的问:“他在哪里,地址给我。”

 “…你要干嘛?”

 方靖琏捏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段言从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像是愤怒到了极点,面色如霜,她拍了拍他的手:“没事,吃面吧。”

 方靖琏没有动。

 “我知道你为我抱不平,但我现在很,”她像是在组织语言“我刚跟杜景川分手,暂时先不想别的了。”

 “他,认出你没?”

 段言冷笑:“没有。”

 “就这么算了?”

 姐弟俩对视了一眼,段言慢慢的道:“不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