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五章
顾斐宁批完一份文件,心情愉快,他要的那块地的审核资料也已经都下来了,万事俱备,真是个不错的开头。

 他打开微信,看到詹谚提醒他下周是自己的婚礼,地点定在溪城旁边的一个小镇上,请他务必空出两天的时间来参加,另外,他的单身趴就定在这周周五。

 时下的年轻人在告别单身生活前总是喜欢找点刺,所谓的单身Party无非是一群男人找个逍遥的机会,趁机放纵一下自己。

 顾斐宁近来神经紧绷,想着放松一下也未尝不可,再加上他原先念书时跟詹谚关系不错,便一口应了下来。

 连他都答应来参加了,群里的其他人自然也是群情亢奋,毕竟詹谚是他们中第一个进入围城的哥们儿,大家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到了周五下午,詹谚才将Party的地址发给大家,这家伙心机还深的,为了谨防自己媳妇儿找人来查岗,他小心的没有将聚会地点放在他自己的默雅里,而是绕远路选择了城西的一间高级私人会所,保密不会比默雅差。

 八点钟,顾斐宁如约而至,他由服务生带着穿过金碧辉煌的走廊来到詹谚定下的包间,走进去,这帮闲的没事做的二世祖果然早就到了,于是大家起哄着要他先自干三杯,今天来的都是打小就一块儿混的朋友,顾斐宁没说什么,西装了挽在小麦色的手臂上,当即就是三杯红酒下去,不带眨眼的。

 朋友们都说带劲,大家也都尽兴的喝起来。

 没一会儿,便有“菜”上了,一群漂亮的姑娘被人带进来,可能是因为酒和昏暗灯光的双重缘故,这姑娘是怎么看可人,大家你要一个我要一个,每个人身边都陪坐了一个,倒也不是为了别的,掷骰子喝酒需要个助兴的。

 即将结婚的詹谚的身边被安排了两个,左一个右一个,仿若娥皇女英,本来他是要拒绝的,结果在大家的起哄之下,她们的手指攀上他的臂膀,时而细语呢喃时而温柔的喂酒,詹谚只好一口一口的喝。

 顾斐宁身边自然也坐了一个,大约是个大学生,人很清瘦,一头长发,大大的眼睛,但是妆容很浓,似乎是为了住那深深的疲惫感。

 她也顺势开了不少酒,给他倒上,声音娇媚的哄他喝。

 顾斐宁并不喜欢这样嘈杂的环境和故作稔的女人,但在她靠近的一瞬间,闻到了一股清淡的花水味道。

 这味道令他猝不及防的想起了一个女人,她在夏天出现,身上有很淡的花水清香,他想到了她柔软的肢和锁骨上浅浅的凹痕…

 端酒的姑娘见他神色稍霁,下颚线条也不似刚才那样紧绷,便微微放宽了心。

 她在这里混的时间不算短了,一眼便能识出他在这群人中地位不凡,而且他还长得如此英俊,尽管表情始终淡漠,但他强大的气场和出色的容貌令人又想要依附的错觉,如果、如果自己入了他的眼,就再也不用在这种肮脏见不得光的地方待下去了…

 她趁着他出神的时候轻轻的贴在酒杯上,留下一抹漂亮的红,然后软软的靠上去“顾少…”她学着那群男人的叫法叫他。

 正是这样一声与回忆中截然不同的声音将顾斐宁拉回现实,他心中不耐,冷冷的推开她,拍了拍身上不可见的灰尘,嗓音充满克制的不屑:“离我远点。”

 她十分尴尬,但在这一行混,脸皮算的了什么,正当她再次想要凑过去的时候,包厢的门又被人打开,进来了一个男人。

 杜景川是最后一个到的,照例三杯酒。

 他坐到顾斐宁身边“你什么时候到的?”

 顾斐宁没来得及说话,旁边有人不怀好意的说:“你先甭管顾少什么时候到的,说好的八点,这下可都九点过了啊,别告诉我你是在加班。”

 詹谚见杜景川到了,给他飞了一支烟,挤兑道:“这还用问,景川肯定是约会去了呗,是吧?完了还得把人给送回家里头,这一来一回都是时间。”他叹息:“哎,还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看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大家乐起来,纷纷指责杜景川不够义气,单身Party前夕还净想着谈恋爱,这得是多黏糊啊。

 杜景川原本好好的拿着烟,被他们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重在参与,我这不是来了,今晚奉陪到底,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詹谚一挥手:“今晚谁也别想走。”

 这晚上算是正式嗨了起来,有人上台点歌唱,声音滑稽,唱的歌也堪称下,但大家似乎都很开心,不知道是庆幸兄弟走入围墙还是庆幸自己仍旧自由潇洒。

 杜景川挨着顾斐宁,那原本倒酒的姑娘也被顾斐宁冰冷的态度给到一丈远的地方去了。

 杜景川戒了烟,两人便就着桌上的好酒说些事儿,顾斐宁意识到他不时会打开手机看看,然后自顾自的微笑,不用想也知道是跟他那女朋友在聊天。

 这下连顾斐宁都无语了,看来是动真格的,他都想见见那位了,难不成还是个天仙?

 --

 小树正在家里练钢笔字,一笔一划临着帖子别提多认真了。

 方靖琏路过的时候盯着看了一会儿“现在小学生真辛苦啊,一年级就要练钢笔字了?”说来惭愧,他的字到现在还是属于只能用龙飞凤舞来掩盖字如其人的忧伤。

 “老师没有要求,我自己想练。”小树下笔有些重,笔尖划过薄薄的纸发出细微的撕裂声。

 “好同志,非常有悟性,比你妈强多了。”

 “我警告你不要在我儿子面前抹黑我,”段言一记眼刀飞过来“是谁小时候求着我在不及格的卷子上签名的?”

 “那也比你拒绝签字,最后还把老师弄哭了要强吧…”方靖琏风淡云轻的说。

 “我…”

 姐弟俩一如既往的打嘴仗的时候,段大海回家了。

 段大海人到中年大腹便便,人还未进门,肚子先进了门。他手上提了个行李箱子,脸蛋红润润的,倒显得精神极好。

 姐弟俩有些意外,段大海上周就跟几个老兄弟去了H市自助游,因为没说什么时候回家,所以他们都以为会是个长途旅行。

 还是小树先开口:“爷爷你回来啦!”

 段大海“哎”的高声应了,一边由佣人将箱子提上来,然后坐下来,喝一大口水,才慢慢说道:“本来是明天晚上回来,结果你们李伯伯的儿子打电话来说是儿媳妇快生了,他们都要赶回来。我一个人呆在那儿也没意思,也干脆就回来了。”

 他把箱子打开,对着小树招手:“树儿,来看看爷爷给你买的礼物。”

 小树没有放下笔,而是说:“等我练完字再看,好吗爷爷?”

 小孙子一心向上,段大海哪有说不的道理,他非常赞成的点头,连说了三个“好”字“咱们段家这是要出一个学霸啊!”现在的中老年人整天无聊玩微信,流行的词汇真是一个没落下。

 既然孙子选择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段大海便要关心一下儿女,段大海对段言说道:“明天周六,你要不要叫小杜来吃饭?好久没见他了。”

 段言说:“还不知道他有没有空,你总想着见他干嘛?人家忙的。”

 段大海一瞪眼睛“我看小杜人好所以乐意叫他来我们家吃饭,你这么不积极,怎么跟人谈恋爱?”

 段言只觉得头痛不已,自从老爹扔下公司当了甩手掌柜之后就格外关注她的个人大事,于是她甩了个眼风给方靖琏。

 他会意的说道:“爸,姐也不是小孩子啦,谈恋爱要讲究那个擒故纵…”

 “你懂个,”段大海对儿子说:“搞什么擒故纵,你这么多个女朋友有一个能带回家给你老头子我看的吗!”

 方靖琏则不屑的说:“女朋友也不是老婆,有什么好看的,说的你没有一样。”

 段大海拍了拍桌子:“你这小畜生…!”

 段言烦躁的低吼了一句:“别吵吵了,明天我给他打个电话。”

 “你们姐弟俩真是没一个能让我安心的,”段大海也不想跟儿子女儿多做纠,稍稍满意了些,才说:“我先上楼了,你们都给我早点睡觉,别因为明天不用去公司就睡得昏天黑地的,年轻人要有朝气!树儿,练完字来爷爷房间,爷爷给你洗澡澡好不好?”

 “我自己可以洗啦,”小树说着,看向段言:“妈妈,今晚我可以在爷爷那多看一会儿卡通动画吗?”

 段言点头:“但不可以太晚。”

 方靖琏又要出门去,小树要练字,段大海上楼整理东西,段言也无聊的回房了。

 她没事可做,说起杜景川,她想起他对她说,下周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要结婚了,婚礼并不在本城举办,而是定在了临镇,所以要她出两天时间陪他一起出席,据说还有温泉可以泡。

 段言兴起,立刻翻箱倒柜,决定带两身好看的衣服,决不能丢了杜景川的脸。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