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雪前耻 下章
第三章
顾斐宁第二天起比平时晚些,看到手机上游旻旻发过来的好几条信息才意识到自己忘了给她报平安。

 他一个人独身惯了,从来也没有给哪个女人打过报备,平时应酬完以后到家也是深夜,久而久之,女人对他来说仿佛已经失去了吸引力。

 他想了想,还是给游旻旻回了个电话。

 游旻旻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她有几分担心又有几分欣喜:“学长!你昨天回去有没有不舒服?”

 “昨天忘了给你发消息,回到家头有些疼就洗澡睡觉了,抱歉。”他嗓音清越而富有磁“明天要一起晚餐么?”

 游旻旻没想到他的邀请来的这么快,有些呆呆的回道:“噢…噢,好的!”

 “我会叫司机来接你,明天见。”

 游旻旻怔怔看着电话,好一会儿,才仰着脸笑起来。

 办公桌与她面对面的老师就是昨天那个看到她在校门口被接走的同事,她们俩是一起进溪城一中的,平时私底下关系很好,她本来正好在批作业,看到她这个样子,就低声音调侃她:“昨天还没问你呢你就跑了,怎么,又是那个极品帅哥来打来找你?”

 “你是神算子啊。”游旻旻嗔了一句,不过她心情好极了:“他约我吃饭呢。”

 “啧啧,一个S级的男人,好好把握哟。”同事撇撇嘴,似乎是在回味昨天的惊鸿一瞥。

 “你才看到多少,就给人评S级了啊。”

 同事笑嘻嘻的:“我不会看人,还不会看车呀…”

 --

 顾斐宁与游旻旻的约会就这样展开,心照不宣。

 游旻旻书香门第出身,知书达理,人也温柔,除了对他有着十二分的热忱和关心之外,似乎没什么缺点。

 最关键她还是他非常敬重的老师的女儿,游师母也一直有意撮合他们,这些年来他一直能感觉的到。

 如今他算是安定下来了,他不想辜负老师和师母的好意,毕竟他们是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母亲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这天他从工地视察回来后就直接去了学校接游旻旻,临走前助理将一个礼盒递给他:“顾总,你要的东西。”

 包里装的是什么名牌的包包,顾斐宁并不知道。这些年他都甚至没有正经的过什么女朋友,于名牌礼品也不甚了解,但现在游旻旻是他在交往的对象,这些东西就像一个形式,如果能令她开心,最好不过。

 他将车子停在老地方,因为到的早,校门口的车和家长还不是很多,顾斐宁便下车舒展舒展四肢。

 没多久,游旻旻牵着一个小男孩出来了,她看到了他,拉着小男孩朝他走来。

 “下午的课快结束的时候发现他鼻血了,带他去了医务室,过了久才止住血,”她解释道这是她的一个学生“就通知他家长来接他。”

 背着书包的小男孩仰头看他,阳光下他的小脸白生生的,头发乌黑,因为鼻血的关系一个鼻子被堵住了,眼睛大大的像是黑色的玉石,睫卷而翘,这个小男孩长得非常可爱讨人喜欢。

 顾斐宁从来也不喜欢小孩子,却不知不觉开口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段晏衡。”小男孩声音清脆道。

 顾斐宁点点头“鼻子会疼吗?”

 “谢谢叔叔,还好。”男孩礼貌的说“就是老师叫我仰着头,脖子有点酸呢。”

 游旻旻摸了摸他的脖子:“老师给你按按。”

 “老师,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游旻旻竟然一时语,下意识的看向顾斐宁。

 “你懂什么是男朋友吗?”顾斐宁觉得有意思,微微俯着身,嘴角不自觉带了一点笑意。

 段晏衡童鞋用一种你好OUT的眼神看着他,说:“我妈妈告诉我的,就是说女生以后要嫁给他的人。”

 这妈妈还真是什么都教,顾斐宁失笑,不过破天荒的他对这个小男孩没有产生对别的小孩那种想要躲避的情绪。

 刚要开口,一辆车子急急的刹住在他们旁边,一个年轻高挑的女人疾步走了出来,她带着浓重的鼻音向游旻旻打招呼:“游老师,”然后抱起男孩:“小树,好点没?”

 “应该是体热,晚上被子不要盖得太严实了。”游旻旻告诉她。

 “谢谢你啊游老师,我…”段言把儿子看了好几遍,才将视线移开,但她没来得及说完,嗓子就像卡壳了一样。

 段言不敢置信的看着游旻旻身边的男人。

 他似乎高大了许多,身上妥帖的铁灰色西服衬的他身材拔颀长,衬衫雪白令她目眩,袖扣泛着低调的光,小羊皮皮鞋一尘不染。

 他这样一个成功男人的形象与当年那个落魄小子的模样实在有云泥之别,但段言能百分之百肯定,就是他。

 因为他有一双深邃而幽静的双眼,当他用眸子对着你,似乎总有光在转,不说话的时候眉眼有多冷淡,笑起来时便多让你沉醉。

 段言的心脏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许是丢了吧,她脑子的运作也好像慢了一个世纪。

 直到游旻旻提醒她:“晏衡妈妈?”她有些好奇这位年轻张扬的妈妈为什么目光牢牢锁住在顾斐宁的身上,她比划了下:“你们认识?”

 段言回过神来,勉强的笑了笑:“我们?不认识,只是觉得很像一位故人。”她接着刚才的话说:“多谢你游老师,我从外头赶回来,这几天我自己感冒了,也怕孩子着凉,忘了他从小火就大,容易鼻血。”

 “我应该做的。校医看过了,你放心,没什么问题的。”

 段言点点头,转而将目光再次投向这个男人:“段老师,你的男朋友?”

 母子俩都问同一个问题,游旻旻这下是真不好意思了,脸上发烫,支吾的恩了一声。

 段言嘴角轻扬,她感觉到什么东西回到了她的体内,似乎是勇气,或者是愤怒,让她整个人都被点燃了:“真是一对璧人,叫人看着都觉着赏心悦目。”

 顾斐宁从刚才就发觉这个女人一直盯着自己看,虽然他从小便接受很多女欣赏和爱恋的目光,早已习惯。但她的注视似乎令他有那么点儿骨悚然,她双眼圆圆的明亮有神,猫儿似的,他被她看的莫名一震。

 下意识的也想,莫非他们认识?

 他迅速否定了,从身形到相貌,他没有任何印象。

 “我们要先走了,游老师。”段言说道。

 “好的,晏衡妈妈,再见。”

 “游老师再见!”小树挥手,然后看着顾斐宁:“叔叔也再见!”

 顾斐宁一愣“再见。”他轻轻的说。

 段言深深的看他一眼,牵着小树走了。

 待段言的车子开走,游旻旻也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感叹道:“这家子基因真好,我以后要是能生个孩子有这么高颜值就好了。”

 顾斐宁没接话,反手从后座拿出一个礼盒“送给你的。”

 游旻旻惊喜的接过:“谢谢,不过似乎太贵重了…”

 “喜欢吗?”他只是问她。

 她显然意外极了也开心极了:“非常喜欢,只要是你送我的,我都喜欢。”

 他平淡一笑,启动车子“那就行了,吃饭去。”

 --

 回去的路上段言一直没说话,经过红绿灯,她有些焦躁的在方向盘上无规则的击打着。

 “妈妈,你为什么不高兴?”小树忽然说。

 段言顿了顿,停住动的手指“妈妈没有不高兴啊。”

 “你说谎了。”小树眼下的样子其实很搞笑,一个鼻孔被棉花住,但他说的很确信认真,段言竟有一丝心虚。

 小树头头是道的接着说:“你从刚才在学校门口跟游老师说话的时候,就一直捏着我的手,好用力好用力,你看,手都红了。”他伸出自己还有些的爪子,证明自己说的话。

 段言抓过来看了看,还真是,手上有她捏过的痕迹,问:“应该不疼吧?”

 小树哼了一下:“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算什么。不过你为什么不开心呢?”

 她亲了亲儿子的小手“妈妈只是想到你刚出生的时候了。”

 “可是我不记得了。”小树的表情有些苦恼,似乎在拼命的回忆。

 “什么?”

 “我不记得我刚出生的时候的事情了。”这样引以为傲的记忆力,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段言:“噗…”母子俩轻松的聊着天回到家,客厅的沙发上窝着一个男人,看到他们开门走进来,这才慢悠悠的直起了身子“你们回来了。”

 “舅舅,你在看什么呢?”小树迫不及待的要跟他一起玩,扔下书包就朝他跑去了。

 “啧,你这鼻子是怎么了?”方靖琏支起他的下巴“鼻血了?”

 “校医说体热,没事,小孩子嘛,鼻血也正常的。”段言换了鞋子站在客厅喝水,她又说:“小树交给你了,我好累啊,上去睡了,晚饭别叫我。”

 “懒死你得了。”方靖琏冷哼一声。

 一个杯垫飞过来,飞在他的背上,女人的声音因为感冒的关系低沉了很多:“没看到我生病了啊!”可等她躺到上,明明很累很困却睡不着,闭上眼睛,眼前一会儿是那个男人长身玉立的模样,一会儿是他浑身透了躺在地上的模样,一会儿是游旻旻羞涩的微笑,它们就像是幻灯片似的一幕幕切换,段言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她活的那样飞扬跋扈随心所,头一回栽在了一个男人手里。

 段言咬牙切齿的坐起来,有本事别再出现在她面前,否则她一定要让他尝尝被人玩于鼓掌之间的滋味!  m.3MaOxS.coM
上章 一雪前耻 下章